冒险雷探长全集观看
主演:
佚名
导演:
佚名
类型:
综艺 / 纪实 / 旅游
地区:
内地
年份:
2014
人气:
63
评分:
4.0
播放正片
冒险雷探长 第1集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大型军工企业188厂地处东北磨盘山,规模庞大,曾为“两弹一星”作出过重要贡献。而如今,处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关键时期的188厂却是一副陈旧落后,破败不堪的模样,到处荒草丛生,弥漫着一股颓败气息。188厂已进入穷途末路。几乎所有人都觉得目前只剩下一条路可走:破产。但是,为了厂里五万职工和家属,兵器集团公司决定做最后一次努力……
冒险雷探长 第2集
程锐上任第一天,赵君亮请他到家里喝酒,赵母特地准备了他喜欢的饺子。程锐和赵君亮是一起长大的兄弟,亲如手足。当年程锐的母亲生下他之后不久就去世了,赵母把程锐抚养长大,视如己出,程锐直呼赵母为“妈”,与赵君亮也以兄弟相称。程父离世后程锐离开磨盘山,与赵君亮一家几十年没见面。赵君亮是工人眼中的腐败分子,他和程锐那段众所周知的亲密关系让工人们刚升起的一点希望濒临破灭。为了考察程锐这位新厂长,老工人们想出一条计策。程锐了解到赵君亮对厂长一职觊觎已久,但时不我与,每次都擦肩而过。这令他内心忿忿不平。爆炸事故已查清,因厂子负债累累,缺钱维修才造成今天的事故。程锐深知厂子要再次焕发生机,实在困难重重。王大义听说程锐和赵君亮的关系,追问程锐、赵君亮、郎三成为拜把兄弟的始末。原来,30年前,程锐、赵君亮、郎三的父亲同为188厂劳模。有天车间突发大火,工人们舍身救火却忽略了爆炸隐患。三人赶忙紧急疏散工人,奋不顾身。
冒险雷探长 第3集
程锐决定把偷煤事件推给赵君亮处理,当务之急是修复204车间管道。程锐耍了点“手段”,从579厂“借”了200万,王大义对程锐的方法颇有微词。正当郎三他们为资金到位而雀跃的时候,钱却被银行扣下用作抵息。程锐烦恼不已,令总会计师林媛想办法,让她提不到钱别回来!林媛委屈地找赵君亮求助。偷煤事件惹得赵君亮大发雷霆,命董大鹏赶紧处理。王老六略施小计就让董大鹏度过了难关,偷煤的马二杆也被王老六收拢为羽翼。因缺乏确凿证据,只能不了了之。程锐对结果很不满意却无可奈何,严令董大鹏整顿厂公安处。夜晚,破败不堪的工厂生活区一片漆黑,十分凄凉。程锐到亮着灯的居民小店修表,酷爱象棋的他顺势和店里一位老者对弈起来。几个买东西的188厂职工述说着窘迫的生活状况,对188厂的发展前景十分悲观,也因新厂长和“赵腐败”关系亲密而满怀失望。职工们的对话让程锐心里十分憋屈,并没留意到对面一直在观察他反应的老者。煤场又有六七个人偷煤,
冒险雷探长 第4集
厂里靠卖旧设备才勉强为需要救济的的职工分发了一批生活必需品。程锐与王大义去看望救火烧伤的郎三,家里清贫简陋的状况让两人十分感慨。职工家属闻讯赶来,向程锐提出对电的渴望。程锐几人视察学校,发现即将高考的学生只能点蜡烛学习。因为没电,一名女生回家路上被强奸,家属区人心惶惶,家长不得不提前到学校接孩子下课。程锐向家长们表示,一定给大家弄到电!程锐为之前的粗鲁发火对林媛深感抱歉,也因其舍身拼酒拿回200万的款子而大为感动。林媛表示,厂子生活区断电除了欠电费,还因为前任厂长得罪了供电局局长,才令两个单位结仇。思忖过后,程锐决定亲自到供电局打这场“攻坚战”。供电局局长拒不接见,给程锐吃了个软钉子。程锐坚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并不气馁。林媛付出很多却没得到相应回报,提出调离188厂。程锐让她先协助自己稳住大局。为了保证学生顺利高考,王大义想调出厂内的发电机给学生们用,没想到从一台发电机里挖出了猫腻儿。程锐到老冯头家聊天,
冒险雷探长 第5集
赵君亮了解程锐坚持原则的作风,刚要开口解释,却被程锐的眼神制止。程锐故作轻松地招呼几人坐下接着玩,其他三人顺杆爬,以为程锐真要跟他们攒局,只有赵君亮嗅到了暴风雨到来前的气息,忐忑不安着。三人明显的讨好终于惹怒了程锐,把麻将掀了一地。赵君亮赶忙认错,程锐怒气未消,厉声责备,称这是他在厂里看到的最后一场麻将!说完气冲冲地离去。王大义到物资仓库找发电机,正赶上赵君亮一行收拾麻将残局,气氛再度紧张起来。王大义强压怒火,向物资科长魏长平说明来意。不料魏长平却含糊其辞,一会说坏了一会说借出去了,王大义忍无可忍,语带双关指责魏长平在其位不谋其政。魏长平交代发电机早就被卖掉,赵君亮恨铁不成钢地骂了几句,还是给他支了招儿。程锐女儿程雪和赵君亮儿子赵文信是同学,两人可能会发展成恋人关系。程锐叮嘱妻子,让女儿跟赵文信保持距离。老工人对偷煤事件和发电机被卖事件的处理结果十分不满,准备以生活区断电问题为借口闹上访。
冒险雷探长 第6集
程锐到小卖店过棋瘾的日子在工人的抱怨声中变得了无生趣。某日再次被工人骂了个狗血淋头之后,程锐终于忍不住公开了自己的身份,他不服气地表示,现在不急下结论,大家可以等自己上任满一年后再给自己做评价。工人缺电问题迫在眉睫,程锐吃不香睡不安。煤矿何经理为了讨要欠款几乎天天到厂里蹲点,逼得程锐躲着走。迫于各方面压力,程锐承诺一个月内弄不来电就辞职,王大义批评他不该妄许诺言,但已是覆水难收。供电局鲍局长外出学习未回,眼看期限眨眼就到,程锐人却离奇失踪。原来他去了厂附近的新兴村做考察,这个原本穷困至极的小村子发生的大变化让他十分吃惊,也让他灵感迸发,兴奋不已。回厂后召集厂领导干部一起去参观,并借机给大家更新观念,摒除“等、靠、要”思想,向市场靠拢、自寻出路。新兴村之行还有额外收获:村里跟自己交情颇深的张书记原是供电局鲍局长的养父,恢复供电的事略有眉目。终于等到鲍局长学习回来,程锐再次登门希望恢复供电。鲍局长一口咬定,
冒险雷探长 第7集
程锐心情郁闷,独自到父亲墓前静坐,赵君亮、郎三好像和他心意相通,前后脚找到这里,开导他。三人一起去喝酒,兴之所至聊起小时候的种种事迹,哈哈大笑。微醺的三人好像又回到了感情最好的时候,称以后一定要跟小时候一样,三人团结起来去解决一切问题。隔天程锐到供电局找鲍局长,为其言而无信变脸发飙,鲍局长又气又急,说出没有及时通电的原因:188厂有人私接线路,还偷走了重要部件,造成供电局电工触电落下电杆受伤。他答应今天晚上七点肯定恢复供电。经历了昨日的沮丧,今日的恢复供电给大家带来莫大的惊喜,所有人都欢呼笑闹,放鞭炮庆贺。厂生活区恢复供电,程锐经受住了初次考验。郎三提醒程锐,赵君亮已经今非昔比,他在188厂羽翼丰厚,中层干部基本都是他提拔起来的,他不再是以前那个赵君亮了。程锐告诉他,不要急于追究,一切要以大局为重。书记王大义查清厂里发电机被卖的事实,主张严肃处理物资科长魏长平。为了不激化矛盾,稳定局面,程锐让王大义把这件事先放一放,
冒险雷探长 第8集
在各方关系都极度紧张的时刻,有人匿名举报车间主任郎三私自卖了一吨多废铜屑。程锐问起,郎三对此事供认不讳,却公开叫板不处理魏长平卖发电机的事也没道理处分他,程锐气头上放话要撤他职。闻讯而来的工人道出事实:郎三卖废铜是为了给老赵头治病,自己还贴了钱。程锐对郎三做了处分,坚信郎三的觉悟和承受力完全可以经受得住这次处分。谙熟为官之道的赵君亮被将了一军,知道程锐给自己留了面子,只好主动请求对自己和魏长平分别作出处分。眼看着程锐风风火火、干劲十足地忙活,赵君亮深受影响,表示全力支持程锐工作。为了解决工人工资问题,赵君亮以行贿手段从银行搞来五百万贷款。程锐特地到郎三家陪他喝酒,聊起赵君亮。郎三给程锐原原本本地讲述了这些年来赵君亮的所作所为,两人之间已无兄弟情谊,走的是不同的道路,站的是不同的立场。对此,程锐仍旧态度乐观,相信赵君亮可以在两人帮助之下走出泥潭。针对王大义和赵君亮两人难于相处的问题,程锐专门给他做了思想工作。
冒险雷探长 第9集
刘克平不待见程锐,觉得他是在施苦肉计,走访只是过场,不解决问题光说嘴,丝毫不领情。程锐离开不久,老两口听见房顶有动静。出去一看,程锐和司机小李在房顶盖苫布……刘克平十分感动。王大义、赵君亮分别去找了上访团组织者之一的老赵头和老王头,均不同程度地碰了钉子。王大义爬到楼顶去盖苫布,大雨滂沱,淋得浑身透湿。他给老工人承诺,下次下雨还漏雨,他就不当这个书记!老赵头感动之余主动把上访的火车票交到了王大义手里,撤销了这次上访活动。被程锐冒雨给老工人房顶盖苫布的举动感动的还有一个人:总会计师林媛。迟迟没有解决个人问题的林媛在不知不觉中把程锐当成了心中的英雄。她亲手为程锐熬了红糖姜汤,还把他的湿衣服拿回家洗……程锐得知给工人发工资的500万是行贿得来的贷款,让赵君亮把这笔钱退回去。赵君亮不肯,称自己反正已经不明不白,干脆把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两人为此大吵一架。程锐让林媛去退回贷款,不料钱已经划入工资卡,无法退还。
冒险雷探长 第10集
王大义跟程锐刨根问底,追问煤矿还回的20万欠款的下落,程锐隐瞒不过,告诉王大义已被用作贿款的事实,自己将承担全部责任。王大义痛骂程锐,称责任要一起承担,但下不为例。为了显示“厂子不景气但是精神不能倒”的精气神儿,程锐组织了一次全厂大扫除,刘克平主动带着上百位老工人积极参与大扫除。虽然老工人与这届领导班子达成了阶段性和解,但是各种问题依然存在。程锐和老棋友陈乃昌在大扫除时相遇,这才得知这位貌不惊人的老者竟是188厂德高望重的老专家、老厂长、老书记。陈乃昌检讨自己在任的时候没能及时抓住机遇与市场接轨,被计划经济束缚了,希望有个新的接班人能力挽狂澜重振188厂。程锐就厂子下一步的发展请教老厂长,陈乃昌提出,厂子具备较完整的科研体系和较强的科技实力的优势,可以重新启动厂里那条极为先进的155生产线——这条线的重新启动对厂子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晚上,程锐在宿舍召开党领导班子会议时病倒,恰巧妻子任丽兰打来电话,
冒险雷探长 第11集
为了争取军品订单、重振188厂,程锐决定带病到省里参加军品订货会。躲避多时的煤矿何经理拦车讨要188厂拖欠的煤炭款,并坐到车上耍无赖。无奈之下,程锐答应若从省里要到钱就还煤矿一半欠款,不还就是癞皮狗。林媛也动用了自己的私人关系,从朋友那里借钱给厂里救急。谈话中了解了林媛个人情况,程锐答应若有合适的去处可以放她走。林媛态度却来了个大转变,表示自己已经看到了希望,赶也不走了。程锐顺道回家,得以和妻女团聚,分外开心。王大义下到车间检查工作,发现405车间不但没有按要求组织学习和进行卫生清除工作,工人们竟公然在上班时间打扑克赌钱,车间主任杨志科更是在外喝酒!王大义一怒之下撤销了杨志科车间主任的职务。赵君亮是杨志科的姨夫,他觉得自己后台硬,跑去找赵君亮求助。赵君亮先是把他臭骂一顿,就去找王大义说情了。王大义坚决要刹住厂里的歪风邪气,坚持要撤杨志科的职。赵君亮没能说动王大义,冷下脸来甩出厂制度:任免中层干部,
冒险雷探长 第12集
程锐为了军品订货会连夜修改方案。王大义给程锐打电话汇报杨志科的事,以为会得到程锐的支持。但程锐却表示让他先冷静一下,等自己回厂后再处理。话还没说完,车子和另一辆车撞到了一起……程雪和赵文信确定了恋爱关系,带他到家里来玩,任丽兰对赵文信印象很好。医院一通电话让谈兴正浓的三人陷入慌乱,三人立即赶往医院。得知程锐出了车祸,王大义他们也焦急万分,工人们也都为厂长的安危担忧。赵君亮接到通知连夜驾车赶往省医院。接到赵文信电话得知程锐没生命危险,赵君亮才松了口气。为了赢得军品订单,王大义让赵君亮替程锐去参加军品订货会,不料赵君亮的车子却坏在了半路。隔日早晨,本应在医院接受复查的程锐竟不见了人影。王大义和赵君亮在医院会面,两人猜测他一定带伤去了军品订货会。果然,在入口处两人看到了被阻拦在外的程锐。188厂代表在最后时刻赶到会场。程锐的言论感人至深,赢得阵阵掌声,成功拿下一批新的军火生产订单,为188厂复兴赢得了宝贵的机会。
冒险雷探长 第13集
军品订单会后程锐没有回医院,抓紧时间赶往城外的军品材料库。道路颠簸不已,程锐头上和身上的伤口一直在流血……经不住程锐的软磨硬泡,战友刘大校只好配合他上演了一场“苦肉计”,最终为困难重重的188厂争取到四千万军品材料款和三百吨军品材料。郎三允诺给工人加发奖金,厂里一直缺钱让他愁苦不堪。不料工人们得知厂长为厂子拼命的事后都十分感动,愿意放弃奖金,努力工作……程锐留在省医院接受治疗,赵君亮对程锐关心备至。赵君亮对赵文信和程雪交往十分看好,他在省城为儿子买了一套大房子。程雪和赵文信的感情越来越深,两人到赵君亮的新家参观,玩得不亦乐乎,浑然不知两人的关系会给两人的父亲带来怎样的巨大影响。某日正在新房里安置刚买的一套高档家具,赵君亮接到办公室陈主任电话密报:王大义正在调查废旧物资销售情况。赵君亮决定连夜赶回厂里,同时吩咐董大鹏赶紧把马二杆抓起来。赵君亮从省里回来后,团伙弟兄设宴为其接风。赵君亮表示要全力支持程锐的工作,
冒险雷探长 第14集
林媛给赵君亮汇报了王大义查账的事,赵君亮认定王大义要和自己过不去,十分恼怒。他急火火找到王老六,让他赶快把私自挪用188厂那笔钱给补上。王老六不以为然,决定亲自会会王大义。结果不出赵君亮所料,正直无私的王大义一点都没留情面,王老六没占到一点便宜,悻悻离去。鉴于赵君亮目前的状况,程锐希望程雪和赵文信保持距离。妻子任丽兰把他的意思婉转告诉了程雪,却遭到女儿的抗拒。王大义频频打电话过来,让在家养伤的程锐在家坐卧不宁,最终说服了妻子,伤没好全就赶回了厂子。程锐把苦肉计的成果告诉王大义,王大义十分高兴。兴奋之余给程锐汇报了近期工作,厂里许多问题都交织在赵君亮及其团伙身上。程锐依然坚持让王大义把这些事情“先放一放”,王大义不干,指责程锐私情太重包庇兄弟,两人激烈争吵。王大义愤怒地提出要辞职回西北。王大义的“大炮”性格由来已久,不但性格急躁,做事也直来直往,不懂迂回前进……程锐指出王大义的冒进之处,让王大义无话可说。
冒险雷探长 第15集
程锐视察了155生产线,发现相关技术人员早已调离,厂子目前的状态也很难把人拉回来,重新启动极为困难。虽然情况艰难,工人仍干劲十足。受程锐拼命精神影响,科研人员一鼓作气研发出一批高新技术产品。工程师范文新提出把军品生产和启动155生产线结合起来的想法也受到程锐高度赞扬。与此同时,赵君亮负责的民品生产车间也进行得如火如荼。155生产线的启动亟需大量资金,资金、技术两大块都陷入瓶颈,领导班子为是否要启动155生产线发生分歧。主张启动派的程锐略施小计便让启动155生产线的项目顺利通过。赵君亮曾经手的三百万木材款问题暴露出来。赵君亮巧妙利用上任班子工作失误从中获利,造成188厂三百万元损失。他把责任推给上届领导班子,轻松洗脱了自己的责任嫌疑。又到工人发工资的日子,等候在外的工人翘首期盼着。不想突然来了两个法官,因为188厂木材款问题败诉,检察院把金库给封了。领导班子一筹莫展,老工人刘克平建议直接带工人找法官理论。
冒险雷探长 第16集
王大义开始着手查老账,抓住了赵君亮让欠款单位把款子打到王老六账户的证据。面对王大义的诘问,赵君亮供认不讳,却借口把钱都投到了他负责的民品车间,王大义无话可说,愤愤离去。赵君亮也因为王大义总抓住他的过去旧事重提而烦躁。程锐借下棋的机会找老厂长陈乃昌求教。经验老到的老厂长陈乃昌提议:不如先一步着手调整厂里的中层领导班子,中间牵扯到的各种问题自会随之解决。程锐计划把赵君亮调离188厂,却始终下不了决心,内心充满矛盾。他跟郎三说了自己的想法,让他去跟赵君亮谈谈。赵君亮和郎三两人多年不坐在一起了,他对郎三的到来深感意外。明白郎三来意之后就稳不住了,心里不痛快。反复考虑着调离188厂的事情,赵君亮寝食难安。赵君亮的老婆为他分析,调走未必不会牵扯到自己,留下也未必能把他怎么样,赵君亮权衡利弊后决定不调走。155生产线启动之际,技术是个大缺口,厂子开始四处网罗科技人才。唯一掌握了155生产线主控计算机的技术人员刘兴东而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
冒险雷探长 第17集
程锐打算到银行申请一笔贷款,缓解厂子的困难,却因为188厂欠债太多无法偿还而遭到拒绝。银行行长透了个口风,只要能先把利息还上,证明188厂有还款的能力,继续贷款也不是没有可能。程锐突发奇想:可以先用兵总派发的预付款偿还银行利息!用这个方法,程锐顺利拿下五千万贷款,让厂子多了一千万的周转款,总会计师林媛因此对程锐佩服得五体投地。155生产线恢复工作进入关键时期,最重要的技术一块却成为软肋。其他各种备用方案被一一排除,只有请刘兴东回来155生产线才有启动的可能。刘兴东不肯回188厂,程序控制部分一直没人敢动。厂内其他科技人员有心无力,只能望洋兴叹。188厂的领导班子为155生产线的技术问题而苦恼,王大义坚信以程锐的个人魅力,请回刘兴东大有可能。程锐决定亲自上北京请刘兴东回厂。刘兴东在北京干得风生水起,是一个项目的总负责人。他对何天民工程师的过世也耿耿于怀,坚决不肯回去。程锐用尽方法跟刘兴东上司接触,
冒险雷探长 第18集
程锐心情十分失落。他买好给刘克平的哮喘药登上火车,发现刘兴东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被程锐精神所感动,也为恩师的死不值,刘兴东思考很久决定跟程锐回去。程锐非常激动,他把自己的卧铺让给刘兴东,自己却在餐车待了一夜。刘兴东知道真相后十分愧疚,决心跟着程锐好好干,把155生产线顺利启动起来。兵总让程锐给赵君亮带话:希望赵君亮能和程锐一起搞活188厂,将功补过。王大义到老赵头家走访,又挖出另外一件事:厂锅炉房有人捣鬼,故意调快炉排速度,煤进去烧不完全就当煤渣排除来了。昂贵的煤被当成价格极便宜的煤渣卖了出去,老赵头气愤地表示:多大的家业也得让这些败家玩意儿败光了!王大义立即赶到锅炉车间去检查,事情确如老赵头所说,王大义低调地问了车间工人几句话就离开了,避免打草惊蛇。锅炉车间主任邓有才看到了王大义的身影,立刻打电话安排车子把煤渣火速拉走。第二天,四辆装满煤渣的农用卡车在厂门口被拦住,正是马二杆的车。门卫老张告诉他,
冒险雷探长 第19集
大学暑假时间到了,程雪和赵文信一起来到磨盘山参观。赵君亮母亲为这份延续三代的情谊感到高兴,盛情邀请程锐父女到家里来做客。程雪和赵文信上山祭奠爷爷、在188厂内参观,两人同进同出、关系亲密,引发工人们种种议论。程、赵两家的儿女恋爱的事为锅炉车间煤渣事件调查处理带来消极影响。王大义对此意见颇大,他让直接负责这件事的郎三直接汇报,自己撒手不管了。程锐问王大义为什么不管锅炉车间煤渣事件,王大义语带情绪,称程家和赵家眼看就要成亲家了,事情没法管,自己这就请假回西北老家探亲。王大义提醒程锐,要在188厂的利益和程赵两家感情之间做出一个选择,程锐一怒之下把程雪赶回了家。各种事情渐次发生,赵君亮成为最后源头所在。尽管程锐不想再追究以前的事,情势发展却让他骑虎难下。王大义要把事情上报,程刚让他等一等。为了挽救赵君亮,程锐打算给他机会让他主动向组织坦白,争取宽大处理。程雪回到家,向母亲哭诉父亲把她赶走的经过。
冒险雷探长 第20集
郎三跟赵君亮深谈,告诉情绪不佳的赵君亮程锐一直在保他,希望他能早日跟领导反映,争取宽大处理。调整188厂中层领导班子的事程锐打算采取民主评议的办法彻底解决干部问题。结果以赵君亮为首的贪腐干部被停职,一批群众信任的好干部被充实到中层领导岗位。赵君亮指责程锐是在利用自己,现在就是在卸磨杀驴。程锐气愤难平,林媛、范文新等人虽然是赵君亮提拔的,自己都一直在任用。他拿出亲手替赵君亮写的检查,只要他签名自己还能在兵总那里为他说情。赵君亮却拒绝了程锐的好意,并对程锐对兄弟的忠诚表示怀疑。气愤中程锐出手打了赵君亮,斥责他不配保存父亲们的奖章。忆起小时候三人结拜的情景,程锐情不自禁陷入悲伤。回到家,赵君亮翻箱倒柜找出那枚陈旧的勋章和三人小时候的合照,往事浮上心头,赵君亮嘴角浮起一抹微笑。民主评议活动受到老工人大力赞扬,“老工人上访团”变成了“老工人反贪腐监察队”。老工人们上访团从过去的上访闹事,转而全力支持新班子工作。
冒险雷探长 第21集
何经理再次找到程锐讨要188厂拖欠的煤炭款,交谈后程锐答应年底前还清所有煤款,何经理答应继续供煤。两人在酒桌上谈得投机,何经理谈起在讨债过程中偷学到了程锐的治厂精神和治厂方略,两人举杯痛饮,成为惺惺相惜的朋友。任丽兰放心不下程锐,特地赶到磨盘山来陪他。某晚,程锐又去和老厂长陈乃昌下棋,一场阴谋暗中谋划着。得知王老六的阴谋,赵君亮大惊,令王老六赶紧停下,哪知人已出发,阻止已经来不及。黑暗中一辆摩托车向程锐急速冲来,千钧一发之际摆摊卖茶叶蛋的女工马江花冲上前,用身体替程锐挡住了飞驰的摩托车……马江花身受重伤,程锐安然无恙。赵君亮把王老六臭骂他一顿,还甩了他一巴掌。从不吃亏的王老六望着赵君亮的背影,脸上露出阴狠的神色……在程锐的领导下,188厂生产和科研都取得可喜的成绩,188厂虽然还很艰难,但生产和生活得到了初步的稳定。兵总经理徐文杰到188厂视察,说出四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188厂这么快就稳定了局面;二是没想到企业的精神面貌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三是没想到生产能力恢复的这么快;四是没想到企业管理这么快就上了一个台阶。
冒险雷探长 第22集
省里为188厂派来一位年轻有为的新公安处长齐田保卫程锐的安全。齐田上任后,立即着手对厂公安处进行整顿。不思悔改的马二杆再次驾车进厂盗窃,程锐让齐田布置警力实施抓捕。哪知狡猾的马二杆却得到线报及时逃脱。齐田打算放长线钓大鱼,等时机成熟了再动手,把这个团伙一网打尽!回家探亲的王大义惦记厂里的工作,很快回来了。军品验收日期日益接近,204车间机器却出了问题。王大义亲自陪着工人们加班紧急抢修。机器恢复正常,王大义却晕倒在车间。赵君亮母亲追问赵君亮停职审查的前因后果,程锐把事情大致说了一下,赵母急怒攻心,气晕过去。王大义摔断了胳膊,在医院休养了两天就想出院,程锐坚持让他待到伤好才出院。老工人敬重这位书记,轮流到医院探望。在中层领导任用上程锐和王大义达成一致,只要是能者、贤者,一律重用。本着任人唯贤的原则,原赵君亮团伙成员之一的杨志广被提拔成204车间主任,郎三被调到民品车间当主任,接管赵君亮以前负责的民品项目。
冒险雷探长 第23集
为了让155生产线迅速启动,188厂工人全力以赴,加班加点,到处是一片热火朝天的工作场景。在工人们干劲十足的努力下,188厂的军品科研成品顺利通过了军方的验收。这个消息让大家振奋,为厂子的振兴奠定了重要基础。林媛早已对程锐心生爱恋。她留意到程锐的皮鞋破了个大口子,特地给他买了双新皮鞋,还把脏衣服都拿到水房洗。程锐批评她这样不好,林媛却笑着表示自己并没打算介入他的个人生活,只是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偶像。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好188厂厂长的形象而已。林媛的聪明和懂分寸让程锐十分欣赏。老冯头给程锐送来很多资料,包括他做的笔记、188厂发展史、大事记,都是他亲手撰写的,希望能为厂子派上用场。程锐为老工人的良苦用心而感动,答应以后厂子发展起来后一定会把这些资料整理出版。食髓知味的马二杆又一次开车进厂,以收垃圾为名偷盗188厂军工用品。公安处长齐田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得到程锐的指示后立即着手收网,利用这次机会把这个团伙全部抓捕归案。
冒险雷探长 第24集
马二杆藏到了摩托车手郊外的家里。这里一片宁静,环山面水,他放下心来,打算在这里暂时栖身。没料到齐田的车一直跟随在后,前后脚到了这里。齐田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迅速对房子周围做了周密布置,把参与抓捕活动的公安人员分成三支小队分头行动,四周包抄,欲一举擒获马二杆。岂料马二杆学过武功,也有些身手,在多人围攻的情况下拼死反抗居然让他杀出重围,让人不容小觑。接到马二杆逃脱的电话,齐田立马驾车对马二杆实施围堵。处于下风的马二杆不自量力,要齐田把枪收起来,两人拳脚比试一番。不料他却施展诡计,趁机偷袭齐田。经验老到的齐田不出三招就把马二杆制服。在路上,马二杆施展“龟息法”佯死,企图逃过收押,被齐田识破,却一时无法让他自动现形。一向鬼点子多的程锐计上心来,让医生给他灌肠,马二杆被吓破胆,立刻自己醒来,不打自招。赵君亮母亲苦劝他去自首,赵君亮终于被说动了。任丽兰再次来到磨盘山,发现程锐宿舍非常干净,衣服也叠得分外整齐,
冒险雷探长 第25集
赵君亮写好了检查材料,准备去纪检委自首。临行前到自己曾负责的民品车间转了转,如今的车间已成规模,却跟自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心情沉重的他找到郎三,忍不住怆然泪下。两人感慨万分,紧紧拥抱在一起。赵君亮告诉他自己将去自首,拜托郎三两件事,一是替他照顾好老妈,二是替他转交给程锐一封信。王老六知道赵君亮自首的事后,知道他去意已决,劝解未成,瞬间心生歹意。赵君亮想象着即将到来的牢狱生涯,内心无比绝望,神情恍惚,一出悲剧即将上演……程锐赶到车祸现场,望着赵君亮驾驶的破碎的吉普车,悲恸万分。搜查中发现一封赵君亮亲笔签名的遗书,但是据现场种种痕迹分析,自杀可能性不大。郎三闻讯随后赶来,拿着残毁的遗书嚎啕大哭。程锐打开赵君亮交代郎三转交给他的那封信,里面掉出了一直由赵君亮保管的那枚勋章,想起赵君亮说过他如果去坐牢勋章就交给他保管的话,坚称赵君亮不可能自杀。可是,赵君亮自杀的传言还是传播开来,矛头直指程锐:是他对赵君亮过往的追查把他逼上了绝路。
冒险雷探长 第26集
程锐按下接听键,报信的正是董大鹏。电话那头的董大鹏听到程锐的声音,措手不及,呆若木鸡。反应过来之后,董大鹏声称要揭发王老六,却是为时已晚。罪有应得的王老六被抓工人们纷纷拍手称赞。真相大白了,所有人进到追悼会现场送了赵君亮最后一程。连日劳累加上赵君亮的死的打击,程锐病倒住进了医院。188厂多数干部都参加了追悼会,虽然赵君亮不是自杀,仍然影响很坏。赵君亮的死让程雪和赵文信的关系彻底决裂,赵文信报名参了军。郎三负责的民品项目取得重大突破,已进入生产前的调试阶段。某日,民品车间配电箱突然着火,郎三迎着大火冲在最前面,拿起灭火器对着大火猛喷……火扑灭了,郎三的手又被烧伤。幸好只是配电箱电路出了点问题,不影响接下来的项目。程锐把郎三就地免职,表面上要郎三为这起事故负责任,实际上是要他回家休息。155生产线设备顺利通过了测试,徐总为188厂拿到的两亿美金订单,让工人们相当振奋,工作起来更有干劲。王大义带着受伤的身体夜以继日地工作,
冒险雷探长 第27集
何经理大闹188厂,不顾形象地破口大骂,称程锐言而无信,是一条不折不扣的癞皮狗。他还爬上楼顶威胁说程锐不来就要跳楼。工人们聚集在楼下看着这出闹剧,齐田迅速通知了程锐。程锐立即从医院赶回188厂,答应何经理自己明日肯定会出庭,何经理才从楼上爬下来。王大义的病情没有被瞒住,他自己偷偷看了病历。王大义很淡然地告诉程锐不用在医院陪他,赶快回厂把155生产线调试好,迎接正式投产的日子。何经理把188厂告上法庭,在法庭上连连质问。程锐认真听完何经理的质问,他打断了本方律师的辩护词,站在原告方的立场检讨己方言而无信,诚恳向煤矿道歉,要求法官判已方败诉,保证一个月之内还清煤矿欠款。面对程锐真诚的道歉和还款计划,何经理心生敬佩之情,当庭撤诉。王大义父亲心肌梗塞在抢救,儿子面临高考,家里一直由妻子一人撑着。自知生命不久,王大义决定回西北老家享受不多的日子。程锐知道恶性淋巴细胞癌治愈的可很性很小,答应了他这个最后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