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阿莫說故事全集观看
主演:
佚名
导演:
佚名
类型:
综艺 / 综艺
地区:
内地
年份:
2015
人气:
97
评分:
8.0
播放正片
谷阿莫說故事 第1集
李世民被渤辽兵马大元帅铁世文追杀,惊险之余却原来只是南柯一梦,朝上,满朝文武朝上都只有看着愁眉不展的李世民;薛仁贵跟随李靖已经学有所成,李靖嘱咐他下山接受新的世界,满心喜悦的薛仁贵回到龙门县,家里却遭逢惨变,父亲薛英死在天火之下,一时之间薛仁贵求助无门,来到求助叔叔薛雄时,却被指因习武而害死父亲,让薛仁贵终于晕倒在山野之中。徐懋功在殿上为李世民解梦,凭着梦里的四句诗,解说救驾的白袍小将名叫薛仁贵,是李世民的“应梦贤臣”,只要到山西龙门县招够十万兵,薛仁贵必在其中;张士贵与李道宗心怀鬼胎,上奏何宗宪也有可能是“应梦贤臣”,李世民召见后却心存疑虑,让张士贵与李道宗的奸计暂时不能得逞。铁世文截劫渤辽上呈大唐的贡品,威迫渤建王兵犯大唐,渤建王优柔寡断,世子罗指铁世文想胁天子以令诸侯,要赶快做安达儿的工作,才有机会缴回铁世文手中的兵权,昭阳公主劝渤建王暗杀铁世文,渤建王不允昭阳公主所请,
谷阿莫說故事 第2集
张美人献计如果真有薛仁贵其人,亲则近之,远则杀之,李道宗派张士贵前往招兵时,要想尽办法对付薛仁贵;李世民为了平定渤辽,与众将士商议元帅一事,尉迟恭自荐为帅,秦叔宝也争着出战,二人斗举金狮定夺帅印,尉迟恭举不起金狮,秦叔宝却在举起金狮后吐出血来,让李世文民感到身边的人都是老将。世子罗看见势头不妙,利诱安达儿对付铁世文,但安达儿却在铁世文出现之前,临阵退缩而去,气得世子罗与渤建王一时之间不知所措。薛仁贵在柳家庄得到一份工作,他无论干活与吃饭都是四个人的量,工人们看不惯他的怪相,但管事计算过后,感到没有吃亏,让他得以继续在柳家工作。昭阳在世子罗约见铁世文时出手刺杀铁世文,但不是铁世文的对手,幸得世子罗的临时应变,才得以全身而退;柳家大小姐柳银环与田氏一起前来偷看传闻中的怪人,意外中差点被建筑材料所压,幸得薛仁贵力大无穷,救回银环一命,让银环对薛仁贵有了好感。世子罗以圈地来利诱安达儿效忠渤辽,
谷阿莫說故事 第3集
银环反对柳员外答应别人的提亲,提出用抛绣球的方法来选婿,原来银环已一心向着薛仁贵,命奶娘给薛仁贵送信,薛仁贵虽明白银环的好意,但感觉自己会负累佳人,不愿接受美意,但天意弄人,薛仁贵虽不想接绣球,绣球却不偏不倚的落到他的头上,但柳员外却因为薛仁贵的身份,反口指薛仁贵没有参加争绣球的资格。徐懋功自荐招兵,李道宗力荐张士贵是个理想人选,李世民权衡利害,下旨张仕贵前往招兵,徐懋功担心张士贵他们弄虚作假,尉迟恭奏请皇上派卧底跟张士贵前去招兵,以探虚实;李道宗以防有失,再派其义子李剑山私下前往寻访薛仁贵,李剑山未有问清原因就匆匆上路;柳员外因无人看守木材,唯有留住了薛仁贵,薛仁贵在夜里饥寒交逼,瑟缩一角,银环于心不忍,叫顾妈妈悄悄送上食物和柴火,但给柳员外撞破;银环看着大雪,测隐之心又起,悄悄把棉袄抛到薛仁贵的窝棚前,但却拿错了“火鸡缎”红宝衣。薛仁贵穿上了红宝衣,柳员外误会他与银环存有奸情,
谷阿莫說故事 第4集
张士贵向李世民来奏,十万大军已经招好,但在投军者中,根本找不出薛仁贵其人,李道宗与张美人商量如果找到薛仁贵,而他又能投入麾下,也不尝是个好事。薛仁贵与银环在汾河湾过着幸福的日子,薛仁贵就在射开口雁之时遇上微服前来找他的李剑山,二人在比武时,因识英雄重英雄而交上了朋友,李剑山怀疑李道宗要找寻薛仁贵的真正原因,派王成去找寻线索。周青在前往投军前,遇上薛仁贵,劝他一起前往,原来薛仁贵想投军的愿望,早从与银环成亲后而放弃,但旁边的银环看出一切,她虽不愿薛仁贵离开自己,同时还怀有身孕,但想到薛仁贵只有在战阵上,才会有所作为,遂劝薛仁贵前往投军,薛仁贵深感银环的大义。渤建王接到禀告,得知世子罗遭逢不测,铁世文表示应该先发制人,攻打大唐,渤建王仍不认同;王成向李道宗禀报,李道宗知道真有薛仁贵的消息,张美人提议一同到龙门县,与张士贵想办法对付薛仁贵;薛仁贵与银环难舍难分,
谷阿莫說故事 第5集
周青看不惯张士贵的做法,劝薛仁贵离开军营一同回老家,薛仁贵安慰周青,表示自还有投军的信心;罗通找军医来为昭阳疗伤,看见满怀心事的昭阳公主,为了博得红颜一笑,罗通用尽了一切办法,终得昭阳一笑。张士贵没想到打了薛仁贵后,他还有胆前来投军,这次又重施故技,把薛仁贵打了八十军棍,轰出于大营之外,后一步来到大营的李道宗与张美人,知道张士贵打走了薛仁贵,张美人又使计诱骗李剑山前往试探薛仁贵,是否可以归顺李道宗,李剑山来到探问薛仁贵时,薛仁贵义无反顾地表明自己只愿意追随瓦岗派的英雄好汉。张美人一计不成,二计又起,对李剑山表示薛仁贵两次投军,也没有成效,要李剑山带薛仁贵亲自前来参见李道宗,让李道宗为薛仁贵做个安排,另一方面,李道宗则派何宗宪安排陷阱,等薛仁贵前来致他于死地。这时的薛仁贵已经无心再次投军,却在一山岗上救了被猛虎追赶的程咬金,程咬金知道薛仁贵的理想是要投军后,
谷阿莫說故事 第6集
薛仁贵在陷阱中危险万分,李道宗等人在暗喜成功在望,但在薛仁贵最危急的时候,李剑山回来救出了薛仁贵,还痛骂李道宗等人言而无信,不料王成却出来承认自己才是主谋,李剑山不相信跟随自己多年的人,会杀他的朋友,此时张美人见事已到此,暗中要张士贵对薛仁贵下手,李道宗就装病把李剑山一道骗回长安。张士贵看见薛仁贵有程咬金的金皮令箭,逼得把薛仁贵收入军中,但只安排他在火头营工作,周青见这是埋没薛仁贵的能力,又再劝他回老家,本来也想回家的薛仁贵,却反过来劝周青,自己有能力,应该总会有出头之日;这时的张志龙与何宗宪,不服薛仁贵的能力,想尽办法对薛仁贵进行凌辱,周青想到张士贵的举动,决定留在旗牌营做卧底,看看要对付薛仁贵的,是否就是张士贵。程咬金为昭阳公主引见李世民,李世民知道一切都是铁世文所拨乱,愿与渤建王合计,但要昭阳引见渤建王,才能相信他的诚意;李道宗继续在李剑山面前装病,李世民来探望时,
谷阿莫說故事 第7集
张士贵知道军中有尉迟恭的卧底后,想利用薛仁贵把他们找出来,遂把薛仁贵劝了回到军中;张志虎与何宗宪就故意在军中散播谣言,说火头军中有个怪人,消息流传得很快,消息终于落到两名卧底耳中,就在卧底接触完薛仁贵,想写信给徐懋功时,张志龙与何宗宪二人突然出现杀掉二个卧底。郁郁葱葱的薛仁贵,回想起与银环以前幸福的日子,在写信给银环时,害怕银环担心,骗说他投军后已经当上了旗牌官;银环看过来信后大慰,王茂生夫妇则表示薛仁贵确是个人物。此时的银环腹大便便,憧憬着将来薛仁贵回来后,可以一起过幸福的日子。李世民知道十万大军已经招齐,却奇怪名单上没有薛仁贵,徐懋功坚信薛仁贵定在军中,认为要大军从山东直奔登州,就会发现薛仁贵,李世民准奏。张士贵接到圣旨后,命先锋营大军浩浩荡荡向山东进发,大军路过天盖山时,该山寨主董奎冲出来要截劫军粮,两下子就打败了张志龙与何宗宪,薛仁贵从容不逼,随手拿起兵器迎击,
谷阿莫說故事 第8集
薛仁贵最后施展浑身解数,终于收服了李庆红,救出了昭阳公主,薛仁贵与李庆红等人四人结义,并要带他们前去投军,樊庄主劝昭阳公主下嫁薛仁贵,薛仁贵无心婚娶,只给昭阳公主留下药方就匆匆而去,在路上再遇上表弟薛先图等人,加起上来就有九个兄弟,一起前往投军。灵采儿找到罗通求他前去救昭阳公主,二人前往樊家庄后,才知道昭阳公主已经赶回了渤辽;薛仁贵带着李庆红等八人赶到大营投军,张士贵见每个人都武功高强,都愿封他们为旗牌官,不料李庆红他们只愿追随薛仁贵做火头军,众人问周青为什么不与他们一起做火头军,周青不想暴露身份,只有支吾以对。李道宗收到张士贵的传书知道薛仁贵未死,又与张美人一起商议奸计;昭阳公主回国向渤建王禀告一切,并说已经见过李世民,向渤建王请了一道停战的圣旨;昭阳公主带着一队精兵赶赴前线,在半路上意外碰上罗通与灵采儿。罗通知道昭阳公主往找铁世文,好言相劝她不要送羊入虎口。李世民为“应梦贤臣”之事,
谷阿莫說故事 第9集
李世民回营后大骂尉迟恭,责令他七日内再摆龙门阵,尉迟恭找来张士贵,命他五日内摆阵,张士贵再找薛仁贵帮忙摆阵,薛仁贵只好拿出秘籍,回想李靖如何教他摆龙门阵。安达儿终于答应昭阳公主所求,但首要解决的是前来迎接他的黑风关人马,昭阳公主一口承诺;薛仁贵摆下龙门阵,李世民前来观阵,果然看见一个气势磅礴的龙门大阵,徐懋功要阵活动起来,薛仁贵上阵指挥,阵法更加精妙,李世民遥见薛仁贵,怀疑他是否就是“应梦贤臣”,尉迟恭自荐入阵中去抓人,张士贵看见尉迟恭想突击检查,向薛仁贵谎说尉迟恭要来捉他领取头功,让薛仁贵一看尉迟恭就马上逃跑,尉迟恭想追时却陷于阵中,张士贵赶来装作救尉迟恭,还骗说刚才逃跑者就是何宗宪,尉迟恭即传何宗宪问话,何宗宪死口说刚才逃走的确就是他。李世民见过了薛仁贵的武功,但想知道他的文采如何,徐懋功表示要尉迟恭写“平渤论”就可知道薛仁贵的文采,尉迟恭又一次被李世民要求写“平渤论”,
谷阿莫說故事 第10集
铁世文收到安达儿按兵不动的消息,并探得昭阳公主留在独木关,觉得事有蹊跷,梅丽表示自己可以前往探个究竟;薛仁贵独创“煎,炒,焖,烩”四式拳法,众火头军不停苦练。薛先图问薛仁贵有否写信给银环,薛仁贵感慨这次东征可能需时十一年,生死难料;银环辛苦地生下一对龙凤胎,男叫薛丁山,女叫薛金莲,王茂生夫妇忙着处理大小事务,柳员外无意下得知银环尚在人间,暗中跟踪顾妈妈,发现银环时要胁她如果想回家,就要抛弃刚出生的一对小宝宝,银环死也不从,还发誓定将儿女抚养成人,王茂生慨叹银环命运坎坷。安达儿在昭阳公主的指示下,拖延铁世文在黑风关的来人;此时大唐船只已到渤辽海岸,黑风关都督带领善于水性的手下,准备带人潜入水底凿唐军的大船,但薛仁贵运用精妙的箭法破了金沙滩,杀彭铁龙与彭铁虎。铁世文正欲去对付罢兵的安达儿,得知“火头军”从另一方向打突击,有点乱了阵脚,暂时放下安达儿,急召天山守将一定要坚守城池,
谷阿莫說故事 第11集
薛仁贵夸下海口,要张士贵让他带一万士兵,便可把凤凰城拿下,直接驻城,张士贵同意,薛仁贵来到夙凰城叫阵,但铁世莫却高挂免战牌,薛仁贵最后想出用轮流战的作战方案,周青、李庆红等兄弟轮着上场叫阵,日夜攻城,突然休战,铁世莫以为唐军终于要竭息,战意松懈下来,这时薛仁贵带着奇兵,攻夙凰城一个出其不意,拿下城来,铁世莫眼见大势已去,弃城而去。周青等人迎接张士贵入城,张士贵以为是他们的功劳,重赏了他们,“旗牌官”与“火头军”一起庆祝胜利,兄弟感情更加牢固,张士贵看见,又爱又恨;昭阳公主禀告父皇,为今之计,只有正式与李世民面谈和议,渤建王便与昭阳公主商讨拜见李世民之事;一众手下怂恿铁世文马上称帝,但铁世文指为时尚早;李世民进驻凤凰城,下旨张士贵向东北的金山挺进。李世民接见昭阳公主,昭阳与李世民商量和议细节,地点选在凤凰山麓;徐懋功分析大势,认为罪魁祸首是铁世文一人;铁世莫接到铁世文密报,
谷阿莫說故事 第12集
何宗宪正想对昭阳公主下杀手时,薛仁贵误打误撞来到救了昭阳公主,张士贵在无计可施之下,派薛仁贵等九兄弟前去解李世民危困;李世民下旨程咬金返长安招二路元帅,程咬金用计出了城,铁世文料程咬金可能回去搬兵,马上带人追赶,尉迟恭坐困愁城,突然失去常性,单枪匹马杀出去为一众兄弟报仇,尉迟恭杀入铁世莫营中,不料中了陷阱,尉迟恭被押解之际,薛仁贵等人刚好杀到,把铁世莫的军队打得节节败退,尉迟恭向薛仁贵大喊救命,可是薛仁贵看见尉迟恭,又吓得夺路而去。薛仁贵在逃跑时遇上张士贵和何宗宪,说出遇上尉迟恭一事,张士贵前来救出尉迟恭后,又说救他的人的是何宗宪,尉迟恭再来大营查问,问不出东西;秦叔宝快到人尽灯枯,仍向秦怀玉诲而不倦,罗通风尘仆仆赶至,秦叔宝叫罗通和怀玉至床前,训诲二人一番。李道宗游说李治重用其义子李剑山,说李剑山完全忠心朝廷,李治支吾以对;李治摆驾秦府探病,秦叔宝向李治请求招二路元帅,
谷阿莫說故事 第13集
程咬金与其儿子程铁牛切磋武功,他对儿子不抱任何期望,只求他积极参与和支持,程铁牛不服,欲争一日长短,但敌不过程咬金的三度板斧;罗母指示下人用黑布把罗通的窗户全部密封起来,罗通全然不知,只在房中作着甜梦。早上,比武开始,罗通乍醒,发现室内漆黑一片,误会还未天亮,继续蒙头大睡。比武到最后,秦怀玉轻松打败了程铁牛;李剑山也不费吹灰之力把刘弘基女儿打败。罗通渐渐怀疑,下床细看,发现上当受骗,马上赶往比武场。秦怀玉与李剑山决赛,二人互不相让,李剑山突然浑身是劲,把热门人选秦怀玉打败,罗通快马赶至与李剑山公平决斗,李剑山突然药力发作,一举击败了罗通,但自己也失控地狂奔而去;李剑山返回王府找药渣查看究竟,李剑山质问御医所开何药,御医坦言说出此药有兴奋作用,供出李道宗和张美人指使所为。李剑山指证李道宗陷他于不义,李道宗矢口否认,李剑山尽数李道宗的脏事臭史,还表示要向皇上说是他害死薛仁贵,
谷阿莫說故事 第14集
张士贵率领大军用薛仁贵所教的方法来威吓渤辽大军,辽军受到惊吓,一时间惊惶失措,薛仁贵认为时机成熟,请求张士贵出兵突袭敌军,李庆红仗仗争先,张士贵认为是立功的机会,派出何宗宪与张志龙先出战,梅丽抢先要求出战,何宗宪与张志龙二男敌一女,但都不是梅丽的对手。李庆红抢出,梅丽诱敌深入,李庆红不虞有诈,被梅丽放出蜈蚣咬伤,中毒倒下,姜兴本前来助阵,也被蜈蚣所伤,薛仁贵马上上阵,梅丽不敌,放出毒虫,咬伤了薛仁贵,周青等六兄弟冲出,梅丽再放蜈蚣,把所有人都咬伤。薛仁贵正要被梅丽所擒之际,昭阳公主杀出,救走了薛仁贵,军医前来疗伤,说出此等剧毒,中原未曾一见,昭阳公主为之心焦,立即回凤凰城再想办法;铁世文犒赏大军,昭阳公主潜入凤凰城,要渤建王返回铁世文身边,由自己偷药。昭阳公主用计把渤建王送回铁世莫大营,铁世文当作无事发生,对渤建王依然恭敬有嘉,昭阳公主在灵采儿的掩护下,
谷阿莫說故事 第15集
昭阳公主来为薛仁贵等人针治,昭阳除为薛仁贵治病外,还要为几个兄弟医治,薛仁贵和其它兄弟渐渐好转,但李庆红和姜兴本中毒甚深而失救,李庆红无恢做了薛仁贵的兄弟,让薛仁贵激动得热泪盈眶;梅丽建议铁世文立即出兵,杀他们个措手不及,昭阳公主潜入,看见新的作战图,梅丽看见自己也中毒而落发,哭诉这全是为了成全丈夫鸿图霸业;昭阳公主给薛仁贵送来李靖所赠之金针,震天弓及穿云箭。还向薛仁贵报告辽军之军情,薛仁贵表示会谨慎从事。薛仁贵问渤建王近况,昭阳公主积存已久的情绪被引发出来,以前以为自己武艺学有所成,不料却于事无助,薛仁贵只得劝解她,周青多谢灵采儿这段时间为他们兄弟受了那么多苦,薛仁贵等七兄弟拜祭李庆红和姜兴本,起誓要为他俩报仇雪恨;铁世文大举进攻,薛仁贵稳住阵脚,铁世文看见薛仁贵,大吃一惊,梅丽掩至,遇上薛仁贵,梅丽招架不住,又放出蜈蚣,薛仁贵即抛出小金针,刺死蜈蚣,薛仁贵一举把她杀掉,铁世文目睹妻子梅丽死去,
谷阿莫說故事 第16集
张士贵推测尉迟恭这样前来犒赏,定是为了薛仁贵而来,要先调走他,尉迟宝林和宝庆陪父亲尉迟恭,准备稿奖三军,兄弟两看见父亲就是不喝酒,感觉父亲真是要戒酒。在铁世文的胁持下,渤建王下旨安达儿起兵,安达儿好汉不吃眼前亏,急召驻守独木关的蓝天碧前来助阵;宝林拿花名册,逐一点将,然后送出酒肉,周青猜度尉迟恭来意,都认为薛仁贵应该去见尉迟恭,说个明白,薛仁贵坚拒之,张士贵来骗说尉迟恭是来抓他问罪,要他们到喜神庙暂避风头,薛仁贵无奈下同意。张士贵命人用计引起尉迟恭的酒瘾,还拿酒当茶来供他饮用,终把尉迟恭灌醉,张士贵取回花名册,匆匆把酒肉犒赏了三军;昭阳公主指示灵采儿与薛仁贵联系,灵采儿凭着机智,溜出营外;尉迟恭酒醒后后悔不已;喜神庙内,薛仁贵回想自已立了那么多的功劳,还是要左逃右逃,不意间病了下来。灵采儿求见薛仁贵,看见薛仁贵一脸病容,薛仁贵求灵采儿送信给昭阳公主,灵采儿潜回军营被捉,
谷阿莫說故事 第17集
薛仁贵得知何宗宪被擒,马上召集各兄弟准备在长蛇沟好好的打一仗;周青与其它兄弟却有些按耐不住,险些误了军机,但最终还是杀尽了辽军的三千士兵,还把蓝天碧与蓝天霸痛击了一顿,周青等人凯旋而归,周青指姜兴霸违反军令,处罚他清洁所有厨具,把所有的水缸装满。张士贵前来问战况,得知仍未救出何宗宪,不禁有点失望,但为了逗着他们,还是有赏;蓝天碧败阵,安达儿极力安抚;姜兴霸、薛先图受罚,李庆先等其它兄弟暗助二人,周青发现,装作甚么都看不见;张士贵想让周青打头阵,遂叫何智德去传周青来,何智德却遇上薛先图,何智德仗着是张士贵的亲信怒打薛先图,争执之间,撅折了令箭,张士贵听说张智德坏了事,反把他绑了起来,押他去找薛仁贵,还把折令箭的事说了一遍,气得薛仁贵痛骂薛先图不长进,薛先图愿上阵赎罪。薛先图叫阵,但安达儿要等蓝天相到来才肯对阵,薛先图沈不住气,欲杀入敌营,突然想起薛仁贵的训诲,立即勒住马缰,
谷阿莫說故事 第18集
尉迟恭命令张士贵带薛仁贵到朝上面圣;张士贵苦着脸回来,何宗宪向张士贵献计,要杀了薛仁贵等人,来个死无对证;尉迟恭回城前遇上昭阳,说起张士贵承认一切,灵采儿知道这会逼张士贵下毒手,二人匆匆拿爆药赶去天仙谷。张士贵把薛仁贵骗到天仙谷,待他们进入后,马上命人把洞口堵死,薛仁贵他们进谷后,耐心等候下一道指令,张士贵下令,火球就往洞内抛入,薛仁贵发现张士贵才是屡次害自己的仇人,张士贵则口口声声奉旨除掉“应梦反臣”;昭阳公主与灵采儿赶至,向张士贵他们抛下炸药,不料炸药过猛,连谷口也炸毁,昭阳公主和灵采儿来到谷底,炸开一个洞口,救出了薛仁贵等人。张士贵认定火头军必死无疑,安然而去;张士贵匆匆面圣,骗说薛仁贵及其火头军全部殉难,尉迟恭震怒,但张士贵在李世民面前死口不认,尉迟恭要打死张士贵,徐懋功劝止,阵上不能斩先锋,要他立即拨寨起营去三江越虎城,然后将功抵过。众兄弟没有埋怨薛仁贵,
谷阿莫說故事 第19集
秦怀玉率领二路大军,浩浩荡荡向三江越虎城方向进发;铁世莫建议提早攻下三江越虎城,但铁世文坚守诺言;昭阳公主终于找到了二路大军,大军刚刚竭息,但秦怀玉救驾心切,立即下令全速行进;天仙谷内,薛仁贵要出去打探,灵采儿反取笑他想出去找昭阳公主;程咬金终于找到了火头军,程咬金保证他们回去定会加官晋爵,但众兄弟坚持要等薛仁贵回来。铁世文又来逼李世民交出降表,徐懋功渐渐康复,问过军情,徐懋功人急智生,找来一个貌似薛仁贵的士兵来滥竽充数,暂时压住铁世文咄咄迫人的气焰;昭阳公主带领罗通从左面杀入盖营,秦怀玉带领程铁牛等从右面冲破十三道营。铁世文有点阵脚大乱,尉迟恭听说救兵杀到,回想曾经被秦怀玉侮辱过,尉迟恭指令秦怀玉先杀向南门,西门,北门,东门,秦怀玉开始明白尉迟恭存心报复,被逼尽力而为,秦怀玉来到东门,遇上铁世文,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罗通杀至,二人合力击退了铁世文;李世民亲自迎接秦怀玉、罗通、昭阳公主入城,
谷阿莫說故事 第20集
李世民的“应梦贤臣”迟迟不能出现,徐懋功坚称小不忍则乱大谋,劝皇上去打打猎、散散心,“应梦贤臣”会出现,但在去之前必先写下赦旨,保准薛仁贵可以安享晚年;铁世文逼渤建王签下文书,向邻国借兵;薛仁贵在天仙谷看昭阳公主的留言,打开徐懋功的锦囊,得知皇上有难要自己去救驾;李世民出城打猎,射中一兔,追了二十里,李世民欲抓兔子时,遇上了铁世文,李世民大惊而逃,铁世文穷追不舍,李世民落入陷阱。在铁世文威逼李世民写降书时,薛仁贵现身打走了铁世文,李世民梦想成真的开心,回路上,薛仁贵把他如何投军,张士贵怎样瞒骗他,他呆在火头军多年,还在天仙谷差点被烧死的所有经过和盘托出。李世民龙颜大怒,下旨急召张士贵回越虎城问罪。程铁牛接命前去传旨。李世民以高姿态接待了薛仁贵,尉迟恭也收了薛仁贵为干儿子,薛仁贵对此非常开心,徐懋功为薛仁贵引见秦怀玉和罗通,薛仁贵知道罗通爱上昭阳公主,准备成全他们二人。
谷阿莫說故事 第21集
徐懋功想出折衷办法,要薛仁贵与张士贵决斗拿下摩天岭和白玉关来定输赢,在徐懋功的安排下,张士贵抽了攻打摩天岭的命令;薛仁贵叫火头军马上起程,抢先拿下白玉关,众人如箭在弦,非常雀跃。罗通再来问昭阳公主,昭阳公主坦言不可能跟他结合,罗通与昭阳分手前说,当初其实他也爱突芦公主,但为了兄弟而逼死了她,这次他决意要为昭阳公主救出渤建王;薛仁贵等人出发,徐懋功临别赠一锦囊。罗通不理阻拦冲了出营,怀玉等人赶去营救,但追上罗通时,已经接近敌营;张士贵下令众人立即抢先攻下摩天岭,强调这是生死之战;罗通与程铁牛等子爵冲入大营,把敌兵杀得落花流水;张士贵大军来到摩天岭,看见地势险要,急急起书给李道宗请求对策;罗通潜入营中突袭铁世文,不料铁世文去了邻国借兵,看守渤建王的守卫看见有人来袭,奉旨杀掉渤建王,幸罗通及时发现,救了渤建王一命。张士贵与子婿决定拿走狮子口的所有战船,带同十万大军返回中原,
谷阿莫說故事 第22集
张士贵叫魏征弃暗投明,魏征想起李治正要接见李道宗,连忙带兵赶去营救李治;张士贵还在咆哮之际,突然出现了薛仁贵,张士贵见薛仁贵只有七个火头军,肆意侮辱薛仁贵不是对手;李道宗正要杀入大殿,却与魏征相遇,李道宗突然变脸大叫,入宫是为了前来救驾。张士贵下令一众将士诛杀薛仁贵,不料所有将士都靠薛仁贵那边站,张士贵等被迫垂死挣扎,薛仁贵不消一下功夫就把他们一网成擒,李治下旨城门大开,魏征下令把张士贵等人暂时收监,等候皇上圣裁;薛仁贵向李治禀告东征概要,薛仁贵再看锦囊,徐懋功表示铁世文可能向邻国借兵,命他平乱后星夜赶回渤辽助阵;铁世文果然向邻国借兵,渤海王不敢贸然与大唐为敌,但最后还是答应了向铁世文借兵;铁世文带着十万借兵,浩浩荡荡开往三江越虎城;薛仁贵星夜出潼关,长孙丛给予大力协助。李道宗探监,向张士贵表示有方法救出他们;铁世文大军接近三江越虎城,罗通突然杀出,与铁世文对阵,但不是敌手,
谷阿莫說故事 第23集
薛仁贵为免李世民担心自己的龙门阵,潜心再思索摆龙门阵的阵法,终于得到李世民的认同,薛仁贵分派众将上龙门阵,罗通看到龙门阵,眼界大开,不由得暗暗佩服薛仁贵,昭阳公主看见龙门阵,也感到薛仁贵的英勇,铁世文观阵,自知此劫难逃;铁世文负隅顽抗,前来破阵,首对薛仁贵,不战而败,过北门,西门,南门,最后东门再遇薛仁贵,战死在薛仁贵手下。李世民问薛仁贵和亲一事想得怎么样,薛仁贵被逼从命,渤建王和昭阳公主向李世民表示要返回京都;临行前,昭阳公主不觉偷听到,薛仁贵向罗通说出自己爱的是家中的贤妻,昭阳悲愤离去。李世民论功行赏,封薛仁贵为平渤王,周青等火头军被封为御总兵;银环搬回寒窑居住,小丁山跟人打架,银环误会他不长进,动手打他,小金莲才说出哥哥是为了她而教训坏人,银环知道自己错怪小丁山,饮泣起来。小丁山表示日后会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儿,银环抱着一对儿女痛哭。渤建王向文武百官宣布会学习李世民的贞观之治,
谷阿莫說故事 第24集
薛仁贵来到庵堂,昭阳公主表示自己已经出家为尼,出家人与世无缘,薛仁贵指虽有妻儿,不介意多有一妾在家,昭阳公主指不会嫁一个对自己只是履行君命的人,薛仁贵失望而去;周青向灵采儿说出薛仁贵的单思惨况,周青暗示为什么感情会如此复杂,灵采儿问周青,难道也不介意她已经有归宿了,周青说不出话来。罗通来找昭阳公主,希望她给予薛仁贵机会,昭阳公主解释,不会为感情的事而死缠难打;两国国王协定没有婚盟也可和睦相处;大唐军队凯旋而归,沿途净水泼街,非常热闹。张美人骂李道宗是窝囊废,连自己岳父也保不住,李道宗别无他法,召来女儿的塾师张仁来陪她把酒言欢,张美人心仪张仁已久;渤建王下旨给昭阳公主回皇宫共襄国策,不料昭阳公主逆旨,不肯返回宫中。唐军入城,李治等迎接;薛仁贵没有府邸,暂住被安排入住金亭驿馆;李道宗向皇上谢罪,李世民太了解他的性格,说出他因贪污曾被贬过一次,表明会功过分明;李道宗来到天牢,
谷阿莫說故事 第25集
薛仁贵拜别李世民返回龙门县,在射开口雁的地方遇上小丁山,见他的射雁本领并不比自己弱,但恰遇野兽袭击,薛仁贵出手相救时却误伤了丁山,就在老虎正要叼走他时,一个老道把他抢走。薛仁贵回到寒窑,重遇银环,二人深深的拥抱,银环表示等了这十一年,已经想得清楚,只要薛仁贵回来就好,薛仁贵听到,深受感动,薛仁贵说出自己做了“一字并肩王”,金莲回来马上相认,薛仁贵向银环说出与昭阳公主情深义重之事,银环大方说可以接受他纳妾,薛仁贵唯有说出昭阳公主却选择了出家。王茂生路上遇周青,才知道薛仁贵做了元帅,王氏来找薛仁贵,希望他能帮助梁好友讨个公道,原来梁好友原来与张一平一起做生意,但在得到甜头后想把梁好友赶走,梁好友就往找张一平去讨公道,而张一平自持自己有个做官的哥哥,而陷害了梁好友,薛仁贵答应为梁好友处理这困难。周青带人找张一平,打了张一平一顿,还把他的家财送给村里的人,张一平就跪在薛仁贵面前认罪,
谷阿莫說故事 第26集
酒席开,薛仁贵发现不见了银环,就马上带人跟了出去,银环回到柳家,好不容易才见得了柳夫人,向她说出一切,柳夫人不太相信薛仁贵做了大官。一个知府来找柳父,柳父恭敬出迎,知府说是有王爷要来探望,柳父奇怪自己没有王亲国戚,银环说那就是薛仁贵,柳父大骂银环不来借钱已经可以,还吹薛仁贵做了王爷,这时薛仁贵刚好来到,知府向他下跪,柳父逼于无奈要下跪时,薛仁贵上前接住,首先下跪,拜过丈人,柳父立时脚软,终于一家团圆。酒宴上,薛仁贵拿王茂生的酒来庆祝,知是清水,但他也不管是酒是水,全数饮下;薛仁贵在大将军府每天教金莲学武,一家乐也融融,周青拜祭父母,遗憾没本事带灵采儿回来,灵采儿仍是忠心不二,在庵堂侍奉昭阳公主左右。三年后,李世民病重,正式传位给李治,托孤给长孙无忌、李道宗、诸遂良,也说出当日无故贬徐懋功去叠州,实则在试探他有否谋反之心,现在证明可以重用。李世民怕李道宗日后遭人暗算,
谷阿莫說故事 第27集
张美人想利用翠云郡主嫁祸薛仁贵强奸之罪,张仁等合力把薛仁贵抬到郡主卧房中,郡主不愿意与他们同流合污,越想越生气,终于撞死八仙桌下,张美人将计就计,将尸体与薛仁贵同床,来个死无对证。李治痛爱这位堂御妹,大怒指薛仁贵只不过做了三年平辽王就为所欲为,怀玉与罗通快马赶往刑场,途中遇上程咬金,三人同往刑场,暂时阻止了行刑。程咬金去求李治放过薛仁贵,李治还是不从,程咬金欲延期,从八十年求到八十天也不被答应,利用假死才得到薛仁贵多活一百天,但仍觉得只有写信给尉迟恭与徐懋功让他们赶回来,才能救得薛仁贵。张仁通知李道宗,薛仁贵的死期得延,李道宗要去大牢看守;银环得报知薛仁贵在长安出事,与王茂生商讨如何解决;李道宗正襟危坐,守在大牢前,不让别人给薛仁贵治病和送饭。怀玉与众人讨论,秦英想给大人献计,被怀玉把他轰走;金莲见银环情绪有异,问过来由,金莲主张召来六家御总兵救父。
谷阿莫說故事 第28集
秦英上殿与李道宗对质,秦英解开纱布,承认打过李道宗,但却指李道宗假传圣旨,不准许给薛仁贵送饭,还说未闻有例可把监犯饿死,李治就算过此事;众人齐赞秦英聪明,程咬金骂徐懋功不能回来,再派人往找尉迟恭。张美人猜出程咬会动员满朝文武百官去跪求李治,叫李道宗后发先至;李道宗奏明圣上,为了阻止大臣们前来胡闹,求李治颁他一道圣旨及赐尚方宝剑一把;程咬金带着文武百官上殿求情,李道宗宣旨,说任何上殿求情者,他手中的尚方宝剑定斩不饶。周青等六个御总兵接信,匆匆起程;灵采儿收到周青寄给昭阳公主的书信,昭阳公主不管尘缘世事,要把书信烧掉,灵采儿强行读信给公主听,昭阳公主稍触动了一下,继而又专心法事。银环、金莲和六家御总兵来到潼关,长孙丛没有留难他们,但要跟金莲比武,得胜才可过关,比武时,长孙丛故意让招,原来他也是想放他们一马,只是为了找个下台阶;周青领着其它兄弟来到长安城承天门下叫阵。
谷阿莫說故事 第29集
尉迟恭为薛仁贵求情,李治拒奏,尉迟恭说起薛仁贵东征的功劳,李治还是不从,尉迟恭提鞭要打李治;李治逃到紫禁门,尉迟恭用鞭打门,不料鞭子断去,尉迟恭又想起师父之言,知道自己死期已到,一怒撞死在紫禁门前;李道宗闻得尉迟恭去世,非常开心,张美人觉得他们不会放弃营救薛仁贵,要密切监控他们的行动。灵采儿带着假骨灰回来,说薛仁贵已死,昭阳公主压抑着情绪,灵采儿将骨灰放在庵前大殿;宝林、宝庆来找黑白双氏,说出父亲已死的惨事,二人一听就怒不可竭,纷纷穿甲拿刀,说只要讨回公道;昭阳公主偷偷来到大殿,拿起假骨灰,声泪俱下;李治听到黑白双氏要杀进午门,黑白双氏要李治答应三件事,李治答应不来,在程咬金的劝阻下,薛仁贵的刑期再加一百日。周青突然走出,说那是假骨灰,只是想试探昭阳公主对薛仁贵的爱,昭阳公主终答应与他们一起想办法救薛仁贵;程咬金通知银环,指薛仁贵死期一再押后,同时还说出尉迟恭已去世;银环带着金莲和其它御总兵为尉迟恭超渡亡魂,
谷阿莫說故事 第30集
张仁失手回来,张美人要张仁去找寻“天下第一刺客”必要致薛仁贵于死地而后快;薛仁贵与两位夫人上路,六兄弟送他们回绛州,路上,薛仁贵鼓动周青向灵采儿求婚,周青要三书六礼,以示隆重,灵采儿暗喜;张仁回来禀告已找到“天下第一刺客”,就是他的表兄张鹏,如果把他重病的母亲治好,张鹏必会为张美人卖命。众人回到绛州,众人马上备好三书六礼,要周青马上求婚,周青马上求婚,但灵采儿认为感情不是施舍,要多点时间考验周青是否出于真心,昭阳公主帮他做主张,要周青嫁到渤辽国去,徐懋功上太极殿,奏请皇上钦点周青为大唐驻渤辽国使臣,李治准奏。时间一过,西凉传来反表,徐懋功指罗通不是苏宝童的对手,要请薛仁贵出师为帅,李治唯有派怀玉与罗通往请薛仁贵;李道宗知道后,感觉这会对他们不利,命张仁要张鹏早些下手对付薛仁贵。怀玉与罗通来到将军府请薛仁贵,薛仁贵表示已无面子入京,更不愿为帅;夜里张鹏来暗杀时被罗通与怀玉所擒,
谷阿莫說故事 第31集
李治即派程咬金去请薛仁贵,将军府内昭阳公主坚持薛仁贵已死,程咬金偏说薛仁贵未死,来到灵堂,当他拍打薛仁贵的棺木时,觉得里面真的有尸体。在起灵出殡时,程咬金默不作声,暗中观察银环、昭阳公主等人的行色,看不出半点端倪,棺木下葬,程咬金提出要守坟百日,尽管银环及昭阳公主等人阻止,最后还是说不过程咬金,让他在坟边搭席棚守坟。银环等要回到大王庄时,周青暗地里向罗能说,刨坟会对死者带来灾难性的祸害;程咬金对着坟头劝薛仁贵不要吓他,对着坟头念叨了很久,经怀玉他们劝后才回草棚睡觉;夜里程咬金醒来,要众人说出所作的梦,各人分别说出,程咬金借梦来解释要刨坟开棺,罗通说出如果开棺,会给死者与家属带来灾难性的祸害,程咬金表示自己那么怕死也不怕薛仁贵来找他,大家还怕什么。程咬金凭着他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乡亲,合力刨坟,发现里面的原来是顾妈妈,程咬金分配工作,要到大王庄招二百男丁和八个女丁来协助计划,
谷阿莫說故事 第32集
回到长安,程咬金向李冶禀明薛仁贵同意当元帅,但有条件,然后把条件一一说来,越说的条件越小,李治不耐烦地全部答应要求;回到金亭馆,薛仁贵问为何没有把要李道宗祭旗的要求提出,程咬金要薛仁贵带刺客张鹏上殿启奏。薛仁贵带刺客上殿,说出行刺一事,程咬金要找张仁来对质,李治迫于无奈准奏;张仁来到大殿与张鹏对质,张仁完全否认张鹏的说法,程咬金又用“非刑”对付张仁,没想到张仁根本不是什么硬汉子,一动刑,他就和盘托出;张仁回到殿上招供一切,薛仁贵怕日后再遭李道宗毒手欲辞官,李治没有办法,唯有召李道宗上殿。李道宗上朝后,把一切罪状全推在张仁身上,自己只是一时胡涂,李治也没他的办法,让李道宗施然离去;离殿后,薛仁贵再追问程咬金,如何可以履行杀李道宗的诺言,程咬金劝他放心。出征当日,程咬金一大清早把怀玉叫来,把要捉拿李道宗的事向他说出;李道宗在王府内用茶,听见怀玉来到,命人请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