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利和玩具朋友们全集观看
主演:
佚名
导演:
佚名
类型:
动漫 / 早教 / 益智
地区:
日韩
年份:
2017
人气:
279
评分:
5.0
播放正片

大家好!这里是"凯利和朋友"频道。这里不仅有让人喜悦的玩具,快乐的游戏,还有受益有趣的故事。让我们跟随凯利,凯文和爱丽在玩具,游戏和故事的世界里一起欢乐畅游吧!非常感谢各位订阅和点击视频,希望我们可以伴随每一位小朋友和大朋友度过快乐的时光!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1集
三十六岁的党美艳是平山商场的售货员,卖镜子的,她和丈夫——平山师大美术系老师路治平都是孤儿院长大的。她比路治平大三岁,因此,她对丈夫的疼爱既像妻子又像姐姐甚至母亲。总之,路治平和儿子路小军就是党美艳的生命,就是她的全部,她的一切。因此,当路治平成为美术系最年轻的副教授的消息在师大还没公布的时候,整个平山商场便无人不晓了。师大。路治平画室。路治平好不容易请来的人体模特又临阵退缩了。路治平和两个研究生——梅雨歌和杨刚都有些郁闷。他打发两个学生先走了,自己抽了支烟收拾起画具刚要锁门,梅雨歌又回来了。她迟疑着跟导师要了棵烟猛吸了几口,红着脸说,我知道老师的构思,也许我来作模特最合适,当然,我只能让您一个人画,并且要保密……路治平正在迟疑,梅雨歌已经拉上了隔帘——里面传来脱衣服的声音……路治平说,雨歌,你等等,你想好了吗?梅雨歌说,想好了……老师,抓紧时间吧!路治平说,等等,你让我再想想……路治平家。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2集
党美艳对丈夫和梅雨歌的怀疑越来越深了,以至工作的时候心不在焉,打碎了一只大镜子,割伤了手,被领导一顿批评……路治平看着妻子用那双缠着绷带的手操持着家务,内心剧烈地斗争着。他开始躲着梅雨歌……梅雨歌也在痛苦地煎熬着……党美艳左思右想并征询了几个同事的意见,把梅雨歌单独约了出来,声泪俱下地讲述自己和路治平的患难往事,到后来甚至哀求她放过自己的丈夫。梅雨歌深受打动。她承认了自己对路治平有好感,检讨了自己的不道德,她请求党美艳给自己点儿时间,同时她也一再强调他们并没有做过格的事……哪知党美艳听到此话,突然忍不住怒火,质问道,那你们都做什么没过格的事儿了?你们拥抱了吗?亲嘴了吗?……梅雨歌不置可否。党美艳歇斯底里地喊道,你们还要怎么过格?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不要脸?……说着忍不住抽了梅雨歌一个嘴巴,梅雨歌捂着脸说,你真的不配路治平!……党美艳忙又道歉,甚至扇了自己一个嘴巴,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3集
党美艳走后,梅的父母对女儿百般盘问。梅赌气出了家门,连夜往平山赶去……在火车上,梅雨歌又遇到了党美艳和小军,两人忍不住吵了起来。令人意外的是,小军竟然把一杯可乐泼到了梅雨歌脸上……深夜。当路治平从小军口中得知两人去了梅雨歌家并对梅进行了警告时,路治平和党美艳发生了激烈的争吵,路治平历数这些年妻子对自己的种种过份举动,索性搬到了画室,并提出离婚……党美艳越发认定了自己的怀疑。她告诉丈夫,决不会离婚,她让丈夫死了这条心……随即,她先是找了各级领导,又在一次公开课上找到梅雨歌,当众对她提出了警告……于是,路治平和梅雨歌之间故事便在师大传扬开了……党美艳又把梅的父母请到了学校,几番长谈,几番哭诉……她和梅的父母一道找到系领导,提出让梅雨歌换个导师……领导表示理解,提出让路治平和乔教授交换研究生,路治平默许了,乔教授也同意了,但倔强梅雨歌却坚决反对,她依然每天到路治平的课堂上课…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4集
路治平很快辞职,决定跟梅雨歌一道去渤海……临行前,两人到商场买东西,不想被党美艳看到……痛苦的党美艳忍不住发疯般砸碎了所有的镜子,因此丢了工作……几年后。在劳务市场打零工的党美艳在给人家刮大白的时候由于身体不适差点儿从梯子上摔下来。她到医院做了检查,结果被怀疑得了乳腺癌……医生让她立即住院进一步观察,可她拒绝了。医生问她为什么,她说我没钱……医生说,没钱也不能不要命啊,你想想办法吧!……党美艳回到家,打开箱子找出一张八千块钱的存折,那上面写着路小军的名字。她迟疑着,又把存折放了回去;箱底放着一面印着鸳鸯戏水图案的镜子,镜子背面镶着路治平和党美艳抱着婴儿时的路小军的照片,党美艳看着那张照片,泪流如雨……路小军跟几年前搬来的邻居——修自行车的邵伯伯打着招呼进了家,他已经上初一了,个子很高,但很瘦……听到路小军的声音,党美艳连忙收起镜子……路小军说,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5集
见路治平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样子,党美艳忍不住躲到海边失声痛哭……党美艳给路治军写了封长信,说小军大了,也懂事了,几次提到想父亲了,自己也觉得男孩子大了应该跟父亲生活,哪怕生活一段时间也好,不知你能否接纳他……路治平接到信后有些意外,他把信给梅雨歌看了,梅雨歌沉默了……尽管路治平有些两难,但还是劝梅雨歌接纳小军。他说自己前些年几次去平山想看看小军,他都躲着不见我,现在他能主动想来见我,看来真是大了,懂事了……梅雨歌说,不是我不接纳他,只是担心……毕竟那时候他那么恨我们,并且差点儿……路治平说,可他毕竟是个孩子,孩子都会变的……在路治平的苦劝下,梅雨歌终于无奈地默许了……路治平给党美艳打来电话,表示要亲自过来接小军,党美艳谢绝了。她说下党她要和小军的干爸一起把小军送过去……电话那头的路治平好像明白了什么,说那也好,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孩子随时可以过来……党美艳说,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6集
老邵对党美艳的举动有些不解。党美艳说,大哥,不是我好面子、爱虚荣,我现在都这样了还在乎什么?我就是不想让路治平和他老婆知道我病了,知道我是穷困潦倒走投无路才把小军送到他们那儿的,瞧不起孩子,对孩子不好……老邵感叹地点点头说,真是难为你了!……到了渤海,路治平开着奥迪来接站。看到前妻和儿子,路治平显得有些激动……小军在母亲的暗示下,怯生生地叫了声爸,路治平应了一声,眼睛有些湿润……党美艳把老邵介绍给路治平,说这就是小军的干爸,邵勋功先生,开……开车行的……路治平热情地跟老邵握了握手,连声说着邵总幸会……路治平请大家上车,说知道你们要来,特意在家里准备了饭菜……党美艳说我和老邵还有些事儿,就不麻烦了,反正小军是交给你了……路治平说你放心吧……他一再邀请党美艳和老邵到家里坐坐,党美艳都推辞了……老邵对小军说,什么时候想你妈了,随时打电话,干爸来接你……小军挂着僵硬的笑容点点头,往奥迪中钻去,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7集
早晨,当梅雨歌起来做饭时,发现小军打着哈欠正在做早餐……梅雨歌有些感动,她告诉小军,以后不要起这么早,更不要他做饭,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睡眠要充足……小梅的小学跟小军的初中只有一墙之隔,小军对梅雨歌说,以后可以由自己接送妹妹上学,妈妈那么忙,不用妈妈接送了,再说路也不远,我们走着去还锻练身体……梅雨歌跟路治平对了下眼神,高兴地答应了……上学路上,小军牵着小梅有说有笑地走着,小梅碰到同学便兴奋地说,这是我哥哥,我有哥哥了!……小梅还告诉小军,六年级的老肥总欺负人,小军说,他再欺负你你就告诉哥哥!……下课时,老肥果然又欺负小梅,小梅说我有哥哥了,你再敢欺负我,我告诉哥哥!……老肥嘲笑小梅说,你在哪捡的哥哥?是野哥哥吧?我才不怕呢,我哥哥才是这片的老大!说着将小梅推倒……小梅哭着找来小军。小军刚冲老肥举起拳头,老肥便吓得蹦着高跑开了,孩子们都笑了,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8集
从老邵的口中,他了解到党美艳母子这些年的境遇……老邵说,美艳哪都好,就是太要强了,可惜命不济呀!其实她不想让你知道她过得不好,还得了那种病,更不想让你现在的媳妇知道,她让我一起去渤海送小军,又让我装什么车行老板,其实就是不想在你们面前掉价。说实话,我和美艳啥关系都没有,这些年我倒是有些想法,可人家美艳毕竟以前是你的媳妇,怎么能看上一个修车子的呢?只不过我一个老光棍,没有孩子,我又特喜欢小军,所以我们才常来常往的,其实啥事儿都没有,她心里还想着你呢!……路治平良久无语,之后郑重地给老邵敬了杯酒,临行前,又给老邵拿了些钱,拜托他照顾好前妻。老邵坚决地推辞了,说你和美艳的事儿我也知道一些,说实话,那时候我有点瞧不起你,可现在你还能来看美艳,还能出钱给她治病,我敬佩你。这钱你还是留着给美艳看病吧!……正说着,梅雨歌的电话来了,她说希望大厦的公建装修出了点儿事,你在哪儿呢?路治平说我在外面办点事。公建怎么了?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9集
平山医院。护士通知党美艳续钱,党一愣,说五万块钱这么快就没了?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护士说没错,不信你可以查一查我们的治疗记录……党美艳无奈,只好又出院了……她嘱咐老邵,要是小军打电话来,千万别告诉他自己出院了……小军在卖二手手机的市场转悠着,不时跟收手机的打听着什么……通讯商场。小军买下了那款红色的手机……出了商场,小军在公用电话亭给老邵打手机,让他找妈妈听电话,老邵支吾着说,自己没在医院,在摊上干活,有什么事儿他一会儿可以转告……小军问,我妈不是还在医院吗?老邵说在,现在已经越来越好了,你不用担心……小军说,太好了。干爸,谢谢你帮我照顾我妈,将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出了电话亭,小军走了几步又回去了,他往平山医院肿瘤科拨了电话,请护士帮忙找一下党美艳。护士告诉他,党美艳已经出院。小军一惊,问为什么?护士有些不耐烦,说没钱了!……小军愣住了……装饰公司。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10集
梅雨歌发现自己的几部旧手机没了,问了路治平一句,路说没看见,梅雨歌说我记着就扔在鞋盒子里呀,怎么就没了呢?路治平说那玩意谁能拿?肯定是你记错地方了,再说你找那旧手机干嘛呀?梅雨歌说那上面有梅梅给我买的小兔子……装饰公司。希望大厦装饰工程的发包方要跟路治平解除工程合同并索还预付款,路治平艰难地上下活动着,苦苦地支撑着……平山医院。党美艳经过一段治疗后又做了检查,结果发现肿瘤已经扩散……医生再次建议她尽快手术。党美艳问了问手术的费用,叹了口气……她让老邵到住院处处查了查那两万块钱押金还剩多少,老邵告诉她还剩七千多块钱……党美艳来到当年小军刺伤路治平的平山顶坐了一夜,终于有了新的打算。第二天一早,她到医院把那七千多块钱要了回来,办了出院手续……任凭老邵怎样苦劝,党美艳还是出了院。她说既然治也白治,还不如把钱省下来,多给苦命的小军留点儿……老邵说你糊涂啊,小军要是知道这样,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11集
深夜。梅雨歌上卫生间,她刚推开门,便被呛的一阵咳嗽……黑暗中闪烁着一个红点儿,梅雨歌开了灯,原来是路治平坐在里面抽烟……路治平起身打开换气扇,默默地往外出去……梅雨歌说你等等,把门关上……楼上。小军的房门轻轻地开了,小军光着脚走了出来……卫生间。路治平说,雨歌,你是不是去她那儿了?梅雨歌说,她是谁?路治平叹了口气,说,她都病成那样了……梅雨歌打断他说,我知道,我也很同情她,你帮她我也能理解,可你把梅梅给我买的小兔子也拴在手机上送给她我就实在难以理解了……路治平有些摸不着头脑,说,你说什么呢?什么手机,什么小兔子?梅雨歌说,还跟我撒谎!……两人为此一番争执……路治平说,一部手机算得了什么,至于这样没完没了吗?……梅雨歌说,一部手机算不了什么,你把我那几部旧手机处理了还是都送人了哪怕扔了都没什么了不得的,但起码到现在你应该跟我说实话了!……梅雨歌说罢摔门出去了。楼上的小军也忙轻轻地退回房间…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12集
党美艳十分虚弱,连说话都有些吃力,当看到路治平时,她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泪流满面……路治平和梅雨歌都注意到,党美艳把那面镜子带来了,摆在了床头柜上……梅雨歌还发现党美艳手机上的小兔子不见了,换上了那尊观音菩萨挂件……小军再次催促路治平拿钱,说爸,我妈今天都昏过去了,大夫说手术不能再等了,钱什么时候才能凑齐啊?……路治平跟他讲了公司的情况,说自己也很着急,正在想办法,再给我点时间……小军急哭了,说爸,你还得多长时间啊!……路治平说,小军,你的心情我理解,可爸爸现在确实拿不出那么多钱了!你别着急,爸爸已经把以前收藏的一幅张大千的画让你梅阿姨带到北京了,争取尽快出手……小军说,什么,让梅阿姨卖画?她要是……她要是故意说卖不出去呢?路治平沉下脸说,小军,你怎么能这么想她?她要听到了会非常伤心的!……小军冷笑了一下说,有什么可伤心的?要是没有她兴许我妈还不能得这种病呢!……路治平愣了,呆呆地看着小军,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13集
出了诊室,路治平立即给梅雨歌打了个电话,可梅一见他的号便摁了拒接。路治平又给她发短信,可手机却没电了。他起身跑到楼下的公用电话亭给梅雨歌打了过去……梅雨歌听说小军在手术,党美艳也马上要做手术时,说了声“马上到”便挂了电话……手术室外。党美艳紧紧地拉着路治平的手,哭着说,治平,谢谢你!就算我死了,到了那边我也要谢谢你……路治平安慰她说,专家亲自给你主刀,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党美艳说,治平,我还有件事儿求你,如果我死了,别忘了把这面镜子交给小军,嘱咐他千万别打了,千万……党美艳把那面用毛巾和报纸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镜子递给路治平,苦笑着说,小军还有这面镜子都交给你了,我放心……路治平也流泪了,他把镜子揣进怀里,紧紧地抓着党美艳的手……党美艳又说,治平,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匆匆赶到的梅雨歌看到这一幕,转过脸去……医院监控室中,警察在监视器上看到了路治平…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14集
在路治平的照顾下,党美艳的情绪和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她总是让路治平推着她在花园中散步,甚至还让前夫带着她去看电影……专家给党美艳做过检查后,连说了几个“没想到”……路治平紧张地问,怎么了?专家说你妻子……哦不,你前妻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治疗的效果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料,看来你功不可没呀!……路治平长长地舒了口气,党美艳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阴影……由于路治平顾不上公司的事,梅雨歌也心不在焉,希望大厦的装修合同终于被解除了,公司也随之倒闭……梅雨歌看着一片狼籍的公司,满脸漠然,她给路治平打了个电话,自己又去了酒吧……路治平看到公司的样子,伤心的哭了……酒吧中。一个男人不断地跟梅雨歌搭讪着,梅也逢场作戏……可当那个男人开始动手动脚时,却结结实实地挨了梅雨歌一记响亮的耳光……深夜,路治平终于在酒吧找到了梅雨歌,可梅雨歌却拒绝跟他回家……当路治平告诉她党美艳明天就要出院时,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15集
路治平和梅雨歌都找出多年未用的画具,一番感慨……梅雨歌半开玩笑说,我还给你做模特,这回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了……两人憧憬着以后田园牧歌般的美好生活……傍晚。路治平一家正在吃饭,外面传来开门声。小梅欢叫着跑过去说,哥哥回来了,一定是哥哥回来了……果然是小军回来了,他不仅背着大包小裹,还带着一个人——党美艳……小梅愣了一下,回头看着父母,路治平夫妻更是愣愣地看着他们……小军给党美艳拿来拖鞋,招呼母亲上楼,俨然是家里的主人。倒是党美艳稍有些难为情……小军说,爸,梅阿姨,你们别有什么想法,是我硬让我妈过来的。回去这几天我想了想,把我妈一个人扔在平山我实在不放心,再说到医大复查身体也不方便,所以我就把平山的房子卖了。反正这边这么大的房子,我妈跟我住一屋,也碍不着你们什么,顶多给我妈交点伙食费……走,妈,我带你参观参观人家的豪宅……对了爸,我妈还没吃饭呢,你再给炒两个菜吧!……路治平和梅雨歌无言相对…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16集
路治平蹬着自行车在几家房屋中介公司穿梭着,为党美艳寻找着合适的房子……党美艳正在擦地,梅雨歌的父母来了,党美艳有些尴尬地招呼着两人……梅妈妈故意问,你是谁?我没听我闺女说她雇了保姆啊?党美艳说,怎么,您真的不认识我了?咱们见过……梅妈妈说,哦,我想起来了,你不是我女婿的前妻吗?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真是太意外了!……党美艳没吭声。梅爸爸说,党同志,当初的事儿的确是我女儿、女婿不对在先,但你和路治平毕竟早已离婚,何况自从你得病后,我女儿、女婿可以说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希望你好自为之……党美艳说,对于一个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的人来说,还需要别人来告诉她怎么活吗?……梅妈妈说,人哪怕只活一天,也要活得像个人!也要有尊严,也要知道感恩……党美艳说,我知道您以前是个宣传干部,果然说的很对。没错儿,正因为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我才更得珍惜每一天甚至每一分钟……梅爸爸说,但你不能影响他人的正常生活!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17集
党美艳瞪了小军一眼说,闭嘴,今天是你爸的生日,我怎么嘱咐你的?……她又转向梅雨歌说,梅梅她妈,刚才我的话还没说完。是这样,我听说你们正在帮我找房子?别麻烦了,我自己已经找好了,等从平山回来我就直接搬过去,你们再委屈几天,将就一下,好吗?……路治平点点头,梅雨歌没有吭声。小军一愣说,不行,妈,你哪儿也别去,就在这儿住着,看谁敢把你怎么样!……梅雨歌的手机响了。接过电话之后,她背上包看着路治平说,我有点事儿先走了……不,是先出去一下,你们好好吃吧!治平,生日快乐!……梅雨歌开着门走了……党美艳和小军都看着路治平……路治平说,小军,把门关好……他把酒斟满,又给党美艳的杯子倒上水,举起杯子说,美艳,来,我敬你一杯,谢谢你还记得我的生日,谢谢你给我做的这些菜!……党美艳再也抑制不住委屈,抽泣着攥着路治平的手,把脸紧紧地贴在那双手上……小军瞟了路治平一眼,转过脸去……之后,小军也斟了杯酒,说,爸,我敬你一杯,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18集
党美艳忍着剧烈的头痛把路家里里外外仔细地清扫了一遍,洗的洗,刷的刷,晒的晒……以至好几个邻居跑来问她是否也愿意到他们家做保姆,待遇优厚……党美艳又买了水果来到梅雨歌父母家,说自己就要搬走了,来道个别,那天有些不愉快,希望两位老人别往心里去……之后,她又买了礼物,到学校看了小梅……路家。晚上。党美艳打来热水,执意要给小军洗脚。小军有些不好意思,说我都多大了,还用你洗?再说人都是儿子给妈洗,你怎么还颠倒过来了?不用,我自己洗!……可党美艳还是坚持给他擦了背,边擦边嘱咐儿子一定要听话,要象刚来这个家的时候那样懂事,好好对待爸爸还有梅梅她妈,不要再叫梅阿姨,要叫妈妈……小军说我才不叫呢,别扭死了!我以前讨好他们是为了给你治病,没法子。你不知道我最恨她吗?每叫一次妈我都恨不得在舌头上扎一刀,算是对自己的惩罚!……党美艳说,孩子,你可千万再也别干傻事了,也别再恨了,谁都别恨了,这都是命啊!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19集
火车上。路治平怕党美艳的身体不行,特意买了软卧……一路上,党美艳不停地跟路治平说着,说得最多的就是小军……之后,党美艳让路治平给自己打了杯水,吃了些药;又拿出梳子,提出想让路子平给自己梳梳头……路治平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党美艳顺势靠在路治平的怀里……路治平轻轻地给党美艳梳着头,党美艳抓着路治平的手,幸福地闭上了眼睛……当路治平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党美艳的嘴角已然淌出血来。路治平大惊,说美艳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弥留之际的党美艳努力地挤出一丝笑,说治平,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你的怀里闭上眼睛……答应我,千万别扔了小军……路治平哭喊着党美艳的名字,可党已闭上了眼睛……列车长和乘务员闻声都跑来了,路治平无助地喊道,快救救她,快!……列车播音员立即播发了寻找医生的广播……一个医学院的学生过来了,看了看党美艳说,好像是中毒……路治平抓住学生的手说,那你快救救她呀!…学生摇摇头说,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20集
梅雨歌开始亲自接送小梅上学……小军的同桌叫周小燕,是个忧郁的女孩儿,不愿与同学交往,尤其是跟男生,几乎连话都不说。她喜欢画画,但却拒绝参加校美术兴趣小组的活动。她也是单亲家庭,父亲有了第三者后同母亲离异,她跟母亲生活了一段,可母亲又出车祸死了,她只好又跟父亲和继母——也就是那个第三者——一起生活……小军知道了她的情况后非常同情,当班长的时候就曾几次动员过小燕参加校美术班的活动,但都碰了钉子。如今,见小军戴着孝来上学,小燕倒主动关心起他来……渐渐地,两个同命相怜的孩子几乎无话不谈……同学们开始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两人。小燕有些不安,但小军却并不在乎……小军的学习成绩和表现更差了……一天上化学课时,小军随手拿起小燕画了一半的女人肖像接着画起来,渐渐地,那张纸上呈现出党美艳的模样……新来的化学老师点到小军的名字让他回答问题,小军仿佛没有听见,继续画着……老师连叫了几遍,问哪位是路小军同学?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21集
一天,小军又用镜子在屋子里晃着。梅雨歌对路治平说,我早晚要把那面破镜子砸了!……路治平显得十分慌张地说,你可千万别!那是党美艳的遗物,小军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你要真给砸了,这个家也就砸了……梅雨歌说,这个家也早该砸了!党美艳活着的时候就总是摆弄这面破镜子,好不容易送走了党美艳,现在她儿子又继承了她的遗志,并且更加变本加厉!变态,简直是超级变态!路治平,我问你,我们要忍受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难道要我一辈子向你儿子低头赎罪吗?我偿还的还不够吗?……路治平说,他毕竟是个孩子,我相信他不会就这么浑下去的……梅雨歌说,可我真受够了、受不了了!路治平,你看看现在这个家都变成什么了?摆着你前妻的骨灰盒,挂着你前妻的遗像,你儿子一天到晚阴着个脸,一声不吭地拿着个破镜子晃悠着,活像个幽灵,这个家不就是个坟墓吗?我告诉你,我真的快被折磨疯了,快窒息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该进精神病院了!……小军拿着那面镜子走了过来,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22集
杨刚给梅雨歌来电话,说有人想买几幅以北方的海为主题的画,我记得以前路老师和你都画过,能不能找几幅看看?梅雨歌说可以,不过还都没裱呢……杨刚说没事儿,我找人裱……梅雨歌说,师哥,这回别那么黑了……杨刚说,我真是冤深似海啊!我说过,那栋房子以及里面的所有物品都是你的,你随时可以拿走……梅雨歌说,扯远了,我这就给你找画去……梅雨歌傍晚时来到画廊,她还给小军买了些日用品。她打开门,看到小军和小燕正在有说有笑地吃着东西,愣了一下……小燕很有礼貌地跟梅雨歌打了招呼。梅雨歌也笑着点点头说,你们吃吧,我找几幅画……梅雨歌找完画出来,见小军和小燕已经躲进了房间……梅雨歌迟疑了一下,还是敲了敲门说,小军,我走了,还需要什么吗?……小军开了门说,再来带点儿颜料吧,快用没了……梅雨歌愣了一下,说,你在学画?小军说,不是。说着下意识地看了小燕一眼……梅雨歌说,哦……小燕说,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23集
医院。小燕果然瘫痪了。她的继母不耐烦地给她推来轮椅,小燕吃力地往轮椅上挪着……小军带着新买的一套昂贵的画具来看小燕,见状连忙帮她坐好,可小燕却仿佛不认识他了,摇着轮椅来到窗前,茫然地看着外面那些脚步匆匆的行人……小军默默地流着泪走了,身后传来小燕继母跟其他病人添油加醋的议论。小军又转过身,狠狠地盯着小燕继母,直到她心虚地转过脸去……他又叫了声小燕,可小燕依然看着窗外……小燕死死地咬着嘴唇,但泪水还是汹涌而出……小军从存折中取了一千块钱,买了好几把片刀……小军把刀装进书包时被小梅看到了。小梅问他为什么要带这么多刀?小军一瞪眼说,这是留着削铅笔的,不许跟你爸、你妈说,听见没有?小梅说,我爸我妈不也是你爸你妈吗?小军说,闭嘴!反正不许跟他们说,听见了吗?你要是不说,以后谁敢欺负你我还帮你,你要是说了,我就……我就天天让老肥收拾你,听明白了吗?小梅怯生生地点点头……可小军刚走,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24集
路治平回来了,得知小军走了,马上要出去寻找。梅雨歌拦住他说,路治平,我忍了这么久,今天到头了。如果你非要把他找回来,那我和小梅就永远都不回来了,你看着办吧!……路治平说,雨歌,说实话,我也早就够了。可你知道党美艳临死时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她让我答应她,千万别扔了小军!这话我每当想起来都那么心酸!雨歌,毕竟我有对不住他们娘俩儿的地方啊!再说了,就算不念感情,小军他是个未成年人,咱把他撵出去不管那也违法呀!……梅雨歌喃喃地说,我真后悔,真后悔,真后悔呀!……路治平在学校、医院、车站、网吧等地苦苦地寻找着小军……梅雨歌给杨刚打了个电话,问他自己可否带着孩子到他的房子住几天?杨刚说,我不早跟你说过了吗,那就是你的,住吧,你跟物业提一下他们就会给你钥匙,我早就跟他们打过招呼了……梅雨歌说,谢谢。不过这几天我不想被任何人打扰……杨刚说,干吗把话说的那么白?我这些天正在跟客户谈生意,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25集
梅雨歌要到旅顺的海岛渔村写生,临行时对路治平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定要照顾好小梅,别让小军欺负她……路治平说,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梅梅的。再说小军再怎么浑,也不会对梅梅怎么样的,何况你没发现他已经在变了吗?……梅雨歌说,我没发现。治平,你要实在忙不过来,就把梅梅送到我妈那儿……路治平说,你放心吧!……一天,路治平去画廊作画了,小军带着小梅到星海公园玩。小梅在开碰碰车,小军在一边看着……一个摇着轮椅的女孩从小军身边经过,背影极似小燕……小军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戴着墨镜的“小燕”摇着轮椅来到了海边……小军随后也赶了过来,直盯盯地看着“小燕”;“小燕”说你认识我吗?女孩摘下墨镜,并不是小燕……小军满脸失望……等小军回到碰碰车场的时候,小梅已经不见了。小军一惊,喊着小梅的名字焦急地寻找着……小梅也在寻找着小军,只是阴错阳差,
凯利和玩具朋友们 第26集
杨刚回来了,又约梅雨歌见面。当得知梅雨歌已有离开路治平之意时,一番鼓励……梅雨歌突然问,你离婚了吗?……杨刚一愣,说,你要离,我马上就离!我不早就跟你说过吗,我的婚姻纯粹是一场错爱!……梅雨歌苦笑了一下说,是吗?错爱毕竟也是一场爱。这么说,你本身作为一个第三者,还在诱导我再一次成为第三者,对吗?杨刚说,这话可够拗口的……师妹,都什么时代了,谁还在意那张纸啊!……梅雨歌说,我告诉你杨刚,我再也不想成为第三者了!……梅雨歌起身要走,杨刚抓住她的手说,雨歌,我向大海保证,下次你再见到我时候,我一定是个独身!……梅雨歌说,那是你的事,我可没对你有任何承诺,更不会做任何人的二奶!……杨刚一愣,说,对了,你等等,我想起个事儿,“打倒二奶网”你知道吧?梅雨歌说,你什么意思?什么“打倒二奶网”?杨刚说,你找个网吧看看吧,我也是昨晚上网才偶然看到的……梅雨歌说,你到底什么意思?杨刚说,你看看就知道了!……梅雨歌在“打倒二奶网”上看到了自己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