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伴全集观看
主演:
张国立宋丹丹韩雨芹
导演:
张国立
类型:
电视剧 / 爱情 / 伦理
地区:
内地
年份:
2009
人气:
56
评分:
5.0
播放正片
以新中国成立50年的时代变迁为背景,表现相濡以沫的婚姻情感。山东快书艺人巩天棚,与原本是“师母”的贺帼玉产生“不伦恋”。经历了无数的人生风雨之后,在贺帼玉七十三岁的那一天,全家人又聚在一起,巩天棚用快板书道出了二人一生的经历,巩天棚也借贺帼玉的生日许了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贺帼玉和自己永远相伴在一起。
相伴 第1集
正值抗美援朝时期,说书艺人巩天棚被政府选中参加第三批赴朝慰问团。而他师傅五代单传的儿子严少斌则一心想参军为国效力,因为他心爱的姑娘鸽子已经亲历战场四个月了。少斌参军的愿望遭到母亲贺帼玉的强烈反对,而且她也不同意巩天棚赴朝。少斌不顾母亲的反对报了名,巩天棚担心他们母子俩为此伤了感情。他便劝说师娘只有让少斌到朝鲜去一趟,去见识一下打仗的真场面才会对参军死心。他还保证一定让少斌毫发无伤地回来,贺帼玉只好默许他们俩一起参加赴朝慰问团。远在朝鲜的鸽子这时候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写信告诉少斌,希望他能随祖国慰问团一起来举行婚礼。虽然寄出了这封信,但她担心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在严家这么多年,巩天棚对师娘贺帼玉渐渐地已经超过了师徒情谊,但他不敢说出来。赴朝之前,他没想到师娘把家里唯一的金条打成了护身符给了自己,这让他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但是到了朝鲜后,他就把护身符给了少斌戴上。
相伴 第2集
鸽子听说祖国慰问团已经来到朝鲜了,她料到少斌没有收到自己的信。失望的她恳求护士长帮忙偷偷把肚子里的孩子做掉,但护士长不敢冒险。祖国慰问团的车路过野战医院时,她看到了少斌的身影,但两人匆匆一瞥。少斌主动申请去最危险的二零高地演出,虽然遭到了巩天棚的强烈阻拦,但他执意要一起去。演出时,巩天棚根据班长赵洪山的英雄事迹现场编了一段快板书,博得了战士们的掌声,让少斌也很服气。演出刚结束,二零高地就遭到敌人的包抄进攻,上级指示必须坚守到援军到达,战士们立即投入到战斗之中。少斌也按捺不住,冲出了防空洞去增援战斗,巩天棚连忙追了出去。班长赵洪山在指挥战斗中负伤,情急之下,少斌接替他开始指挥炮兵开炮。终于,敌人被打退了,少斌却中弹倒下。鸽子急于告诉少斌自己怀孕的事情,没想到等来的是少斌牺牲的消息。她心如刀割,决定向组织上隐瞒孩子的父亲就是少斌这个秘密,她不想让未婚先有子这个污点影响少斌评上烈士。
相伴 第3集
巩天棚因为少斌牺牲而消沉,慰问团团长不失严厉地批评了他,并建议他将少斌的事迹编成快板书。他化悲痛为力量,发动起全团演员们都拿起快板,一起上前线为战士们鼓舞士气。二零高地的班长赵洪山曾答应为少斌做一副快板,他不顾伤口刚刚愈合就动起手来,被鸽子发现后命令他回病房。当她得知他这是为了少斌,赵洪山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护士长的帮助下,上级领导批准鸽子随祖国慰问团一起回国做掉孩子,这时候她又犹豫起来。无奈之下,护士长出主意让她找个人假结婚,给孩子一个正当的名份。回国之前,她专程找到巩天棚帮忙,只要孩子一出生就离婚,但他不同意。巩天棚愿意做出任何牺牲为严家保留唯一的骨血,可他的意中人正是师娘贺帼玉,有苦难言的他只好拒绝鸽子的提议。这时,赵洪山跑来恳求巩天棚收自己为徒弟,原来他被安排回国确诊战斗时所受的腰伤,但正在为孩子的事情着急的巩天棚十分不客气地拒绝了他。贺帼玉在家焦急地等着少斌和巩天棚,
相伴 第4集
贺帼玉沉浸在丧子之痛中无法自拔,绝食了好几天。巩天棚见情况不妙,就和鸽子一起把她送进了医院。而鸽子因过于劳累动了胎气,肚子疼痛不已,就让护士送自己去妇产科。听到巩天棚说她怀的是少斌的孩子,而且还打算不要这个已经七个月大的孩子,贺帼玉一骨碌从病床上爬起来。孩子顺利地生下来了,贺帼玉看到暖箱里的孙子,喜极而泣。严家总算保住了这唯一的血脉。但因为这孩子是未婚先孕所生,大家都发愁应该如何对外说明孩子的身份。贺帼玉得知巩天棚不肯假结婚不意外,她意外的是听鸽子说医院的陈护士就是他的意中人。等到巩天棚从茶社说书回到家,他发现师娘不怎么待见他。因回国时间紧迫,鸽子又要奔赴朝鲜,临行前她再次恳求巩天棚帮忙给儿子一个合法的身份。巩天棚终于下定决心告诉她,自己的意中人就是少斌的娘,所以他才不能认下少斌的儿子!鸽子吃惊不小,但对他表示理解。巩天棚没想到师娘也劝说他假结婚,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相伴 第5集
巩天棚劝说师娘不能说出实情,因为这无论对于少斌还是鸽子都是不利的,而且孩子也只能戴上一顶“私生子”的帽子。贺帼玉猛地想起少斌曾让自己保管他和鸽子的结婚证,两人翻箱倒柜终于把结婚证找了出来。政府派人来家里慰问时,贺帼玉对所有街坊邻居宣布自己的孙子名叫严志江,为了纪念他的爸爸妈妈志愿过江。而鸽子收到来信得知儿子有了名正言顺的身份,也欣喜不已。军区文工团的领导看中了巩天棚的艺术能力,想特邀他入伍为部队文艺服务。巩天棚试图说服师娘,是新社会给了说书艺人社会地位,应该知恩图报。但一听说是参军,贺帼玉就想起牺牲的少斌,坚决不同意他去当兵。上级的指示军区文工团组织最好的演员和最好的节目赴朝慰问,于是他们打算单独找巩天棚谈话,希望能说动他加入。贺帼玉以为医院的程护士是巩天棚的意中人,违着心张罗替他说媒。巩天棚听说她真的在给自己提亲,几次三番地阻拦。两个人谁都不敢捅破那层窗户纸。没想到程护士家里回绝了提亲,
相伴 第6集
文工团派了曲艺队的罗队长登门劝说,希望巩天棚能够不受他师娘的影响加入部队。巩天棚大方承认与师娘就是外面传言所说的男女关系,他故意要让门外路过的师娘听到自己的表白。面对贺帼玉的指责,他终于鼓起勇气表白了对她由来已久的爱恋,但被拒绝了。因为程护士的回绝,让贺帼玉意识到当兵可以让巩天棚真正有社会地位。为了他的前途着想,经过一夜的思量之后,她找到军区文工团给巩天棚送了入伍通知书。他如愿以偿参军之后,几次三番向师娘表明心意要娶她为妻,仍旧被一次次拒绝。守寡十年的贺帼玉担心的不是外人说闲话,而是担心巩天棚不可能真正守着自己一辈子。他们俩之间不仅隔着师徒关系,而且自己还比他的年龄大。身在朝鲜的鸽子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志江,虽然部队中有很多人追求她,但她打定主意除非能找接受儿子的人否则宁可不嫁。文工团组织赴朝慰问团,巩天棚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师娘,因为她肯定不会同意。果然,贺帼玉得知这事以后不准他去,
相伴 第7集
赵洪山专程来拜访巩天棚,原来他已从班长升为排长,部队还安排他去读军校。但他还是想学快板书,巩天棚不想耽误他的前途因而又拒绝了他。在家里赵洪山看到了少斌和鸽子的结婚证书,于是他主动再次拜访贺帼玉,希望她能够允许自己追求鸽子。他得到了贺帼玉的同意。罗队长催促巩天棚加紧创作新段子,因为发动曲艺队交上来的作品没有一个能行的。他原本对中群策群力的做法就心存不满,言语之中反而让罗队长误认为他是故意抵制。他气鼓鼓地回到家里,又无意中触怒贺帼玉,令他懊悔不已。夜深人静时,他终于集中精力创作出了新作品。这个作品演出后受到了一致的欢迎,巩天棚激动不已地向贺帼玉描述演出的盛况,不由感慨起当年师傅的教诲。而罗队长渐渐被他的才气和能力所吸引,暗生情愫,处处都维护着他。文工团赴朝慰问团的演出节目得到了首长的肯定,尤其是巩天棚的快板书得到了最高赞许。贺帼玉铁了心要阻止他再次赴朝,绝不能让他重蹈覆辙。
相伴 第8集
文工团里正在开会安排赴朝演出的各项事宜,贺帼玉急匆匆地冲了进来。她质问文工团为什么不征求家属的意见,但是团里不承认她的家属身份,因为巩天棚只是严家的徒弟。情急之下,贺帼玉称自己与巩天棚是配偶关系,令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巩天棚身上。这时,有人来通知被独自撇在家的志江可能出了危险,贺帼玉慌忙地跑了出去。第二天,贺帼玉找到文工团提出了巩天棚退伍的要求,团里大吃一惊。为了拖延时间,团里让巩天棚通过正式的手续来办:只要他敢打报告就让他退伍!罗队长苦口婆心地劝说巩天棚应当从严家走出来,不用拿一生的幸福来回报他的师娘。因为有心事,演出中时巩天棚居然忘记带快板就上台表演,令他自责不已。贺帼玉催促他打退伍报告,他一遍又一遍地解释自己根本不想临阵脱逃。当她明白了巩天棚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时,她终于不再阻拦,但提出在赴朝之前必须和他结婚。如果他回不来,自己会为他守一辈子寡!巩天棚立刻写了结婚申请去团里开介绍信。
相伴 第9集
拿到了单位的介绍信,巩天棚和贺帼玉迫不及待地到民政局登记结婚。但民政局已经下班,巩天棚为了完成贺帼玉的心愿,他又跑回文工团求助。最后,他们俩终于领到了结婚证,团里还为他们俩举行了温馨的婚礼。新婚之夜,巩天棚承诺一辈子都会对贺帼玉不离不弃,两人沉浸在幸福之中。第二天就是赴朝的日子,贺帼玉一次次追出去,两人依依不舍地告别。在朝鲜,巩天棚与鸽子见上了面。他把赵洪山的信转交给她,但不同意他们俩的来往。赵洪山自从被拒绝后对自己的态度不好,巩天棚认为他是一个小心眼的人。鸽子坦言对赵洪山虽然有好感但不会接受他,何况自己还要为志江考虑。当她听说志江一切都好,又得知他已经和贺帼玉结婚时,十分欣喜。同时,她希望能得到巩天棚的帮助,希望他提前做贺帼玉的工作:等战争结束她回国后就要亲自带志江。因为从野战医院回来得太晚,巩天棚错过了演出大部队的出发时间。罗队长只好等着他回来后一块儿赶过去。途中他们遭遇了敌机的空袭,
相伴 第10集
巩天棚专程到医院为救命恩人李志华说快板书,后来回国之前又专门请假去找他道别。他碰见李志华正在练习说快板书,而且快板还是用炮弹皮做的。巩天棚发现他有学习快板书的天份。正当两人说话时敌人来袭,李志华立刻安排巩天棚远离阵地,自己投入到战斗中去。巩天棚把自己的快板留给了李志华,并嘱咐他一定要好好活着。听到街坊邻居对自己婚姻议论纷纷,贺帼玉冲上前去争辩,没想到程护士出面帮她说话。两个人之前的矛盾因此而化解。自从巩天棚赴朝后,她每天都跟志江一起盼着他回家,终于盼回来了毫发未伤的丈夫。不久,抗美援朝战争也取得了胜利。鸽子很快就要随着部队回国,巩天棚只好婉转地转达了她想自己带志江的想法,反而让贺帼玉误会他不愿意替严家养孩子。不管巩天棚怎么解释鸽子的苦心,贺帼玉咬定决不能让孙子离开自己。好在鸽子要按照部队的安排去军医大学上学,志江要继续留在贺帼玉身边。赵洪山得悉鸽子已经回国,
相伴 第11集
在火车站看到巩天棚一家子时,赵洪山才知道原来志江是鸽子的儿子。他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被鸽子拒绝。利用军校毕业的假期,他专程跑到军医大学去找鸽子,告诉她自己愿意和她一起承担抚养志江的责任。原本对他就有好感的鸽子被深深地打动了,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巩天棚成了文工团的台柱子,演出任务也越来越多。贺帼玉眼看他越来越受欢迎,她也逐渐适应着“巩天棚的老婆”的身份,夫妻之间的相处非常和睦。后来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令巩天棚高兴不已。可正当两人还沉浸在兴奋之中时,贺帼玉流产了。接下来一次次地怀孕都会先兆流产,贺帼玉心里十分不安。在这件事上巩天棚难免有些埋怨,夫妻俩渐渐有了口角。一次巩天棚在团里的会议上打瞌睡,罗队长帮他解了围。得知他们夫妻之间闹矛盾的情况后,罗队长找到贺帼玉谈话,让她以大局为重不要影响巩天棚的工作。家丑不可外扬,这让贺帼玉心里很不是滋味。巩天棚被团里安排去北京,他怕贺帼玉吃醋就隐瞒了是和罗队长一起出差。
相伴 第12集
鸽子一放假就赶回来看志江,她托付贺帼玉再辛苦两年,等自己毕业就会把孩子接走。自从与巩天棚的关系出现裂痕之后,志江成了贺帼玉唯一的精神寄托,她断然是不能放手让孙子离开的。但是,当她又一次流产后依然没有放弃生孩子的希望,还专程向程护士咨询了自己的情况,又专门去医院看病。李志华找到了巩天棚家中拜访,原来他一直都没有放弃练习快板书,他恳求巩天棚能够帮忙把自己调到文工团。在巩天棚的帮助下,李志华终于成为了文工团的一员,成为了他的徒弟。因为李志华叫自己一声“大妈”,贺帼玉想到了这几年的婚姻生活与巩天棚的变化。于是,她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提醒巩天棚不管他的事业有多成功都不能嫌弃自己。这却让巩天棚渐渐地不再把她放在心上了。鸽子终于从军医大学顺利地毕业,而且与赵洪山结了婚,她觉得是时候要回志江了。赵洪山陪着她去找贺帼玉,刚一开口就遭到了拒绝。贺帼玉道出了自己的苦衷,她生不了孩子又人老珠黄,
相伴 第13集
鸽子去文工团找巩天棚帮忙要回志江,没想到也遭到了拒绝。因为巩天棚听说她和赵洪山已经结婚,他无论如何也不想志江有一个小心眼的继父。在外等候的赵洪山闻言冲进了排练室,他告诉巩天棚自己和鸽子结婚合理合法,鸽子要回志江合理合法。但最终,他们的意见没有达成一致。志江逐渐长大,贺帼玉也看出他更依赖他的妈妈,心里不免担忧自己留不住孙子。正在这时,鸽子接到一项特殊的任务,一律不准带家属孩子。她想把志江接到身边的愿望又一次落空了。贺帼玉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临走之前,鸽子劝说贺帼玉不要太跟巩天棚闹矛盾,给志江营造一个好的成长环境。文工团办舞会时巩天棚只肯带着志江去玩,贺帼玉忍住了心里的失落。等到晚上她去接志江,发现巩天棚正在跟罗副团长一起在跳舞,她默默地带着孙子离开了。茶社的老板登门恳求巩天棚到茶社说书挽救一下生意,他答应了老朋友的请求,让徒弟李志华代替自己下部队演出。罗副团长却碰巧看到了他在茶社说书,
相伴 第14集
鉴于巩天棚日益显出骄狂之气,文工团决定让他下连当兵,为期一年。巩天棚强烈反对这个决定,他扬言要向上面的领导反映情况,就算当兵也不能让他第一个去。茶社老板带礼物去答谢巩天棚,尾随而至的罗副团长发现了此事。毫不知情的巩天棚又因此受到了指责,等他明白过来后与贺帼玉大吵一顿。忍无可忍的他决定躲开这个家,没有通知贺帼玉就去连队报到当兵了。巩天棚被分在了三班,他在熟悉部队环境时发现条件很苦,一时半会儿没法适应。全连集合时,他发现连长竟然是赵洪山,认定自己肯定会被打击报复。如今全连正在准备团里的大比武,原则上巩天棚训练成绩不算入总成绩,但赵洪山将此隐瞒了下来,还叮嘱三班长多帮助他。巩天棚对艰苦的训练很不满,他径直找到赵洪山要求调离连队。同时,三班长也来诉苦要求将巩天棚调离三班。连队指导员这一情况上报了营部,但营部经过研究后不同意巩天棚的申请。三班长奉命把这个结果告诉了他,还暗示他离开三班,
相伴 第15集
巩天棚不相信是营部拒绝了自己调离的要求,而是赵洪山存心整自己,他决定故意唱反调作对。于是,他谎称生病请假溜出了部队,找了家馆子大吃一顿改善伙食。赵洪山担心他擅自离队回家,一边吩咐人去找他一边向营部汇报了情况。此事立刻传到了文工团,巩天棚有可能面临严重的处分。正在这时,贺帼玉带着志江到了连队,随后喝得醉醺醺的巩天棚才被人送了回来。她受了三班长的委托去做巩天棚的思想工作,但他根本不接受任何劝说。因为他不相信谁能把他怎么样,更不相信文工团会开除他。话不投机,巩天棚就把她一个人晾在了部队家属房。想不到两个人见了面还是吵架,贺帼玉只待了一天就要带志江回家。赵洪山去询问究竟,但巩天棚根本不在意她的去留。等鸽子到达连队时恰好遇到他们要离开,原来她一听说祖孙俩也来了这里就马不停蹄地赶过来。想到一家三口好不容易才能相聚,鸽子恳求她留下来,贺帼玉只好答应了。三班长好心提醒巩天棚写检查,
相伴 第16集
考虑到巩天棚日后在文工团的发展,赵洪山不赞成向上级打报告调离他,但他必须对这次犯的错误有个交代。于是,三班长又让贺帼玉做说客,谁知道反而导致巩天棚故意赌气不写检查。巩天棚还懒得与贺帼玉多说话,又撇下她一个人走了。结果夜里的第二次紧急集合让他措手不及,在班务会上他极力争辩那是折腾人。但是,班里的同志们没有人支持他的狡辩,而且三班长再也不能容忍他了。鸽子看到赵洪山与志江的相处很融洽,心里倍感欣慰。同时她又担心贺、巩二人紧张的关系会对志江的成长不利。被冷落的贺帼玉经过了彻底思量之后,告诉鸽子愿意把志江还给她。等鸽子弄明白她的意图时,却发现她已经失踪了。鸽子担心贺帼玉会寻短见,一边让赵洪山安排人去找她,一边去通知巩天棚。起初巩天棚对妻子失踪的消息并不着急,但听到她对志江做了交代后,他心里也着了慌。谢天谢地,三班长终于在河边找到了贺帼玉。原来贺帼玉已经买了明天回家的火车票,铁了心地要离开。
相伴 第17集
因为三班长屡次要求让巩天棚离开,连队只好征求二班长的意愿,但谁也不愿意接这个烫手山芋。赵洪山为了保护巩天棚,坚决不同意把他从连队赶出去。贺帼玉为明天离开收拾行装,巩天棚却质问她是不是想跟自己彻底分开。两个人的吵闹声惊醒了志江,他就跑到妈妈那儿去睡觉。志江的到来让鸽子心急如麻,她甚至动了复员的念头。赵洪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连夜跑去找巩天棚,命令他必须让贺帼玉留下来。他还要求巩天棚必须写检查争取留在三班,否则连队就有可能向上级申请赶他走。赵洪山的话让巩天棚的心里激起了千层浪,他回到屋里就收走了贺帼玉的火车票。第二天,他主动地向三班长递了检查,擅自离队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全连三千米武装越野比赛,三班的同志为了帮助巩天棚不掉队,轮流背着他走,最终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巩天棚第一次感受到了集体荣誉感,从此开始认真对待训练,把自己真正当成三班的一份子。为了提高训练成绩,他累得腰酸背疼,
相伴 第18集
在全班同志的帮助下,巩天棚在各个项目的训练上都取得了进步。团里首长来抽查训练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的射击成绩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在班务会上,他虚心地接受了大家的表扬,并诚恳地检讨了前一段时间自己的各种不足。全班同志都为他的进步感到高兴。随着假期的结束,鸽子又要归队了,志江依然跟着奶奶生活。眼看暑假也要结束了,贺帼玉带志江回家上学,巩天棚叮嘱她好好照顾家里。八一建军节连里的联欢会来临,三班的同志把期望都放在了巩天棚身上。为了突出集体荣誉感,他专门创作了一个群口快板,不仅为三班争了光,而且在团里的文艺调演中也拿了奖。团里的大比武正式开始,巩天棚以及三班才知道原来他是不必参加的。但这一回巩他没有埋怨,而是极力承担班里事务,希望能让班里的同志全心全意投入到比赛中去。他一个人站了整晚的岗,碰到了查岗的赵洪山,忍不住问起为什么要隐瞒自己不用参加大比武的事。听完赵洪山的解释他终于明白了这一番苦心。
相伴 第19集
贺帼玉写信给赵洪山,表示了对巩天棚今后在文工团发展的担忧。同时为了防患于未然,她在家里支起了煎饼摊赚钱。她还到茶社去找过人帮忙,希望等巩天棚回来后能够收留他,没想到行不通。后来赵洪山在回信中提到,巩天棚已经得到了连队同志们的认可,而且最终连队会给他一个实事求是的评价和鉴定。虽然如此,贺帼玉心里还是做了最坏的打算。团里大比武还剩最后一场的三千米越野赛,巩天棚自己掏钱从饭馆买了一顿猪下水给三班的同志补充体力。原本他是好意,谁知道大家都因此腹泻,不仅影响了全连的总成绩,而且直接影响到了赵洪山的提升。巩天棚明白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但三班长却主动承担了全部的责任,还不准他去向连里说明实情。三班长提醒他上次擅自离队的消息可能在单位造成了很糟糕的印象,如果再让他去承担比武失利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两个人这一次发自肺腑的谈话,让巩天棚明白了三班长对自己的爱护。巩天棚即将完成在连队当兵一年的任务,
相伴 第20集
巩天棚站完最后一班岗婚后,与赵洪山把酒言别。赵洪山把鸽子对志江的担忧告诉了他,他坦言与贺帼玉已没有了共同语言,他只能是对那个家尽义务而已。第二天,巩天棚打起行囊离队,同志们都舍不得他,有些人还落了泪。文工团的领导没想到连队里对他的鉴定是给予立功。因为出了上一次擅自离队的事情,罗副团长怀疑这份鉴定的真伪,她不仅不同意给予巩天棚三等功,还建议团里考虑让他转业。巩天棚没有通知人来接自己,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单位。他兴奋地找到团里领导汇报思想,让大家有目共睹他当兵一年的变化。于是团里安排他参加了近期下部队的演出,虽然条件十分艰苦,但巩天棚在所不辞。不过,罗副团长虽然承认他的改变,但对他的态度仍然有所保留。、李志华和罗副团长的妹妹谈起了恋爱,但他觉得对方太过于霸道,而且也不支持自己的工作。这一点连罗副团长也看在眼里,她批评了妹妹。虽然巩天棚已经回家,
相伴 第21集
在下部队的演出中,巩天棚染上了重感冒。为了保证演出的效果,他从医院跑出来坚持带病演出,这让罗副团长刮目相看。但他因此感冒转肺炎,必须在医院里休养,照顾他的那个叫章慧的护士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因为此次在演出中巩天棚表现突出,团里决定接受连队给他授功的建议,直接向军区为他申请二等功。同时,团里把之前借调过来由李志华带的徒弟送了回去。李志华和罗副团长的妹妹约会看电影,但因为和师傅研究新段子耽误了时间,结果第二天两人就分手了。于是,巩天棚让妻子也照顾好徒弟的生活起居,这样一来贺帼玉只好放弃了煎饼摊。一收到章慧的来信,巩天棚立即把她介绍给了李志华,鼓励他们俩通信加强认识。后来章慧因出差顺便来看望巩天棚,恰好遇到了李志华。在他的带领下,章慧参观了剧场、后台,两个人聊起来颇有相见恨晚的意思。李志华告诉师傅自己对章慧有好感,巩天棚催促他赶紧求婚。自从获得了二等功的奖励之后,巩天棚在文工团比从前更为风光,
相伴 第22集
赵洪山与鸽子商量想要孩子,同时他保证对待志江会一视同仁。此时鸽子心里想的却是志江,现在自己条件允许带着他一起生活,但害怕他奶奶不肯放手。他们俩先找巩天棚商量,两人没想到他对此也表示担忧,不过他答应去做贺帼玉的工作。但是,贺帼玉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个要求。巩天棚的演出一如既往地受欢迎,罗副团长建议他写入党申请书。在交代历史问题时,他想起了当年他的母亲被抓去当过压寨夫人的事。征求李志华的意见后,他如实在入党申请书里交代了这段往事,他相信组织上会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后来,团里找他谈话让他好好表现,组织上还要继续考验他。李志华在师傅的指点下利用假期成功地与章慧登记结婚,巩天棚要为他在家里办喜事。在婚礼上,巩天棚借着酒劲说了很多话,包括他羡慕自由恋爱,他虽功成名就却没有后代等等。这些话像一把把刀深深扎进贺帼玉的心里,她恍恍惚惚地走出了家门。等到众人找到她时,贺帼玉高烧不止。见到这种情况,
相伴 第23集
贺帼玉去了兰州找鸽子,她决定把志江还给他的妈妈,还要当面交代一些事情。但是鸽子所在的部队究竟在哪里没有人知道,她只好给鸽子写信说了这些情况,就在兰州住下以给别人当保姆为生。而自从她离开以后,巩天棚和志江的生活就陷入了混乱状态。因为巩天棚的入党申请没有被批准,团里准备发展李志华作为曲艺队队长。而为了积极表现,巩天棚更为卖力地创作和演出。直到在一次演出前,罗团长通知他:根据上级的指示精神,他被暂时停止工作。巩天棚如当头一棒。后来他不得不在全团同志面前做检查,因为他向组织隐瞒母亲历史问题,因为他无限夸大个人功劳。一时间,他成为了众人眼里的牛鬼蛇神,再没有人当他是表演艺术家看待。紧接着,他被调到了剧场打扫卫生。此时他身心所受的巨大打击是前所未有的,但他只能独自承担。鸽子收到贺帼玉的信立即赶回了家中,只见到了潦倒的巩天棚和停课的志江。在兰州找到了贺帼玉后,鸽子告诉她家里的情况很糟糕。
相伴 第24集
章慧生了个儿子,但这个好消息没有人通知巩天棚,他以为连徒弟都要与自己划清界限。等到把家里以安顿好,李志华连忙跑来给师傅报喜,这才澄清了误会。转眼间,志江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响应下乡政策时他甘愿去最艰苦的地区而不是就近下乡。贺帼玉舍不得孙子去吃苦,她跟巩天棚商量后给鸽子和赵洪山写了信,及时地替志江争取到了去西藏当兵的名额。志江走了以后老两口就相依为命,巩天棚做梦都在想着能再次登上舞台。贺帼玉担心他抑郁成疾,劝他去郊外散心。令巩天棚欣喜的是,他碰到了几个老乡是自己的书迷,于是他过了一把说快板书的瘾,高兴之余忘记了回家的时间。贺帼玉和团里人都担心他受不了坐了这么多年的冷板凳,害怕他会走上轻生之路。好在巩天棚终于平安回家,众人虚惊一场。从这以后,他一有机会就偷着说说快板书过瘾,贺帼玉只要看着他高兴也不阻拦。东方红卫星发射成功,举国欢庆。贺帼玉收到鸽子的来信,
相伴 第25集
贺帼玉和巩天棚兴冲冲地等着志江回来,却先等回了一张电报:志江缓到。原本第二天就要回家探亲的志江坚持站岗,还帮战友们替了两班岗,因此得了感冒而且很快转肺炎,最终一步步走向了死亡。鸽子闻讯后赶往部队料理了志江的后事,带着儿子的烈士证书回到了家中。贺帼玉听到这个噩耗,顿时昏厥。受到严重精神创伤的贺帼玉一病不起,就连医生也不敢保证能否抢救成功,巩天棚一刻也不敢离开地陪在她身旁。此时,他更为深刻地明白了老伴在自己心中占据着多么重要的位置。他忍住悲痛含着泪水,在病房里为她说了一出快板书。也许是他的真心打动了上天,贺帼玉终于度过了危险期。她出院以后行动不便,巩天棚就承担了家里所有的事情,尽心尽力地照顾老伴。在师娘病重期间,李志华就跟妻子章慧商量让儿子李小兵正式认师傅和师娘为爷爷奶奶。虽然平常工作忙碌时小兵都是由他们俩在照顾,但章慧担心巩天棚的出身问题会影响小兵的成长。
相伴 第26集
小兵独自趴在水缸边玩,眼看就要掉进水缸时,情急之下的贺帼玉奔过去保护他。刚买菜回来的巩天棚惊喜地发现她的腿恢复了,她能够正常行走了。四人帮垮台之后,巩天棚等到了平反的时刻,他终于又能够从操旧业。李志华如今已经是文工团的团长了,他知道师傅此时肯定是百感交集。已经十多年没有登台演出,等到巩天棚真正站在舞台上时,他望着台下的观众却不知从何说起。当他看见贺帼玉走了进来,精神为之一振,最终圆满地完成了这次演出。文工团在研究老同志的去留问题时,李志华力保师傅,让巩天棚继续留了下来。从此,巩天棚不仅要参加演出,还要去战士培训班给年轻人上课,他忙得不亦乐乎。贺帼玉跟他开玩笑,拜托他无论多红火也得对自己好。这一回,巩天棚真心地答应了。鸽子和赵洪山一起休假回家,他们俩和李志华夫妻俩商量要给巩天棚庆祝六十大寿,还让贺帼玉配合一起给带给他一个惊喜。果然,等到生日那天,巩天棚被大家的心意感动了。
相伴 第27集
李志华一心想让儿子考大学,没想到小兵却反其道而行之。章慧让他去找曲艺团说明情况,只有考不上才能让儿子死心。听说曲艺团的最终录取是要听师傅的意见,李志华急匆匆地赶去请求巩天棚帮忙。他百般劝说师傅,现在读大学是趋势,就算小兵想学快板书也要先学文化,这一点巩天棚业很赞成。其实在李志华之前,小兵曾经也提过让爷爷帮忙,但巩天棚回绝了。他声明只按原则办事,如果小兵真能考上是有那个能耐。李志华见师傅不肯帮忙,师徒二人因此关系闹僵。小兵想借爷爷的快板去参加比赛,巩天棚又拒绝了他,还让他以后少往自己这儿跑。不明所以的小兵回到家时,李志华也拿他开刀,他一气之下就跑出了家门。结果他在外面露宿了一晚,带病去参加了省曲艺团的考试。小兵的表现得到了评委们的好评,但他一考完就晕倒在后台。李志华听说小兵进了医院,狠下心肠没去看儿子。尤其当他知道小兵榜上有名的消息后,对巩天棚的态度一落千丈。小兵执意要搬到曲艺团去住,
相伴 第28集
自从电视机融入到人们的生活中以后,快板书渐渐不像以前那么受欢迎了。巩天棚下部队演出时,发现有条件的部队也都为战士们安上了电视机。而年轻气盛的小兵也把视线转向了电视小品,他一心想创作出好的作品到北京去演出,但巩天棚却认为他走的不是正道。文工团又一次研究了离退休人员名单,巩天棚就在其中。李志华带着一瓶好酒去看望他,还没开口就让师傅猜到了来意。虽然巩天棚不得不接受这个决定,但精神上却无法接受这无异于死刑的判决。李小兵的小品终于得到了中央电视台的青睐,他想缓解爷爷因退休而郁郁寡欢的心情,就打算让爷爷也参演。但是,巩天棚不肯去做这件事,他这一辈子对快板书要坚持到底,无论怎么劝说他也无济于事。贺帼玉让小兵四处演出时给爷爷争取说快板书的机会,他灵机一动想出了办快板书专场的点子,巩天棚听他这么一说精神立即抖擞起来。但小兵没想到主办方是冲着自己而来,他不想让爷爷失望,又四处找人帮忙但都没有人愿意做。
相伴 第29集
通过小兵的努力,终于找到了人愿意合作做快板书专场演出。巩天棚看了宣传此次演出的报纸十分高兴,他打定主意以这场演出为自己的艺术人生画上句号。正当爷孙俩高兴时,李志华带着刚收到传真赶来,原来演出被取消了。鸽子想出了一个办法,她找赵洪山商量抽调一两个团的兵来假扮观众,为巩天棚办最后一次演出。虽然赵洪山觉得行不通,但经过他的努力军区领导同意了这件事。他们跟贺帼玉交代此事要秘密进行,但屋里的巩天棚早就听得一清二楚。经过几天的沉思,他已经治愈了自己的心病,他让孩子们都不用再担心自己。巩天棚把快板埋进土里,把说书装在心里,从此和老伴一起安享晚年。每天出去遛弯,去公园唱曲,他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贺帼玉心里却落下了病,因为她不想看到自己住了一辈子的院子被拆迁。当她心脏病发作昏厥在地时,巩天棚心里特别害怕,他害怕老伴会先自己一步离开。为了能让老两口安心生活,房子拆迁以后他们俩就住到鸽子他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