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贵与安娜全集观看
主演:
导演:
类型:
地区:
年份:
评分:
4.0
人气:
16
分享:
播放正片

安娜出生于上海,是大城市的人,在70年代,户口有时候就是身份的象征。王贵出生于乡下,同样在那个年代,这户口也就成了王贵的身份象征。王贵经人介绍和安娜相识并展开追求,可在那时,安娜对王贵的态度不光是没有好感那么简单,还有一种从骨子里的鄙视。安娜在初恋对象刘波和自己并不看好的追求者王贵之间犹豫着。作为一名老实的大学老师,王贵似乎注定要在这场不知对手的追求战中扮演一匹黑马。他憨厚纯朴的品质得到未来丈母娘的力挺。安娜妈把王贵当成女婿,甚至还自己倒贴嫁妆给王贵让王贵来充好人。安娜就这样被连哄带骗带强行的与王贵闪电成婚了。尽管安娜心里充满了委曲与不情愿,但在安娜妈的暗中调和下,安娜和王贵过起了平平淡淡的日子。婚后的生活有矛盾,但在王贵的包容和忍让下,矛盾一一得到化解,两人的感情慢慢地加深。

王贵与安娜 第1集
阳光明媚,安娜在上班人群中与女工打着招呼,笑起来阳光灿烂。。。安娜正在干活,被一个小女生叫走。让小女生来叫安娜的正是该厂人事科的周科长,原来周科长早就注意上了安娜,将安娜介绍给自己的表侄王贵。当安娜与王贵第一次见面,安娜不可置信的上下打量着王贵,眼前的根本不像一个大学教师,而是一个又老相又没品位的男人。失望透顶的安娜委婉的拒绝了王贵。在周科长以及朋友的鼓动下,本不想再继续追求安娜的王贵决定再次鼓起勇气向安娜展开攻势。而另一边,安娜回到家就向自己的母亲抱怨遇到的是让自己非常失望的王贵,夜深人静,安娜开始甜蜜的回忆自己的初恋:刘波。王贵又是约安娜看篮球赛,又是约安娜看电影,却不是发现安娜没来,就是因为自己各种细节上的小问题让安娜扫兴而归。回到家的安娜更始执意告诉母亲自己一定不会嫁给王贵。安娜妈提议周末请贵吃饭,并由自己替女儿来拒绝。应邀而来的王贵却成为邻居羡慕的对象。
王贵与安娜 第2集
经过这一餐饭,王贵的老实与淳朴已经彻底打动了安娜家兄弟姐妹和父母的心,人人都在安娜面前帮王贵说好话,还责怪安娜冤枉王贵,而一心不愿再跟王贵交往的安娜还是与家人闹了矛盾。而远在外地的刘波,却被同事告知段长要给他介绍对象,刘波忽然觉得自己像掉到一片雾里,完全懵了。经过上一次去安娜家吃饭的经历,重新拾起信心的王贵又赶来安娜家讨好自己未来的丈母娘,又是帮着挂晾衣绳,又是帮着做蜂窝煤。这些举动,使得安娜妈更加的中意王贵。于是便下定决心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王贵。另一边,周科长时时想着为王贵与安娜约会安排时间,所以经常要求其他员工与安娜换班,惹来其他员工对安娜的不满,幸好在工会主席的劝说下,那些本来不满换班的员工,开始理解,并欣然接受与安娜换班。本打算彻底与王贵断绝关系的安娜,找到周科长,想让周科长转告王贵自己的意思,没想到两人由于在交谈中的误会,让周科长误以为安娜是求嫁心切,想早日与王贵结婚。
王贵与安娜 第3集
王贵误会了,他以为是安娜妈需要他准备这些结婚的东西,所以鼓起勇气站出来告诉安娜妈这样的婚他结不起,此时,安娜妈拿出了一个樟木箱子,告诉王贵那些东西并不需要由王贵来准备,而是自己早已准备好的,王贵与周科长彻底被感动,动情处,王贵感动的告诉娜母,自己并不需要这些东西,只要家长能把安娜嫁给自己就已经很满足了。并承诺,会通过自己的双手让安娜幸福的。周科长与安娜妈就分别替王贵和安娜做主将王贵与安娜婚期定在了国庆节。定下婚期后,娜母找来安娜好友蒜头,让蒜头帮忙给刘波写有一封关于安娜要结婚的信,蒜头无奈答应。收到信的刘波,泪水涟涟,内心痛苦至极,便与一个乡村姑娘草草结婚。选中王贵后,安娜妈再次请王贵来家作客,孰料,从站着的板凳上摔了下来,刚刚赶到的王贵见势背起娜母就往医院赶。这一路辛苦的奔跑,引起了安娜的怜爱和安娜妈更深的好感,晚上安娜送王贵回家,一路上两人第一次牵起了手。王贵与安娜的婚礼如约举行,
王贵与安娜 第4集
上一次做菜的失败让王贵虚心的跑到隔壁朱老师家讨教如何才能做出一道可口的青菜。照着朱老师的知道,王贵终于做出一道让自己满意的青菜,满心欢喜的等待着安娜回家品尝,但是由于等待的时间太长,本来绿油油的青菜已经发黄,王贵非常懊丧,却意外得到了安娜的肯定和鼓励。黄昏下的小两口一片温馨。到了晚上,照例是安娜用水的时间,安娜却发现自己用水的盆找不到了,王贵突然想到自己将安娜用水的盆拿去装菜油了。安娜愤然将盆里的油倒入水池,王贵心疼不已。回到家看着还在生气的贵提议让安娜用自己洗脸的盆去用水,安娜白眼翻翻,忍不住笑了。深夜两人上床准备睡觉,安娜又提出了意见,一直以来她对王贵语言上的不注意非常的不满。两人对关于屁股与上厕所等词汇进行了激烈的争执,最终这场争执在玩笑声中结束。次日王贵的三哥三嫂亲戚不约而至,饭桌上安娜得知是因为三嫂得了肝病来城里找王贵一家帮忙介绍大夫。安娜只能向母亲求助,
王贵与安娜 第5集
经过一路的颠簸,王贵与安娜终于到了王贵娘家。王贵家娘并没有什么明显的门,不过是几根树茬围了个简单的篱笆,王贵踏进这所谓的门边丢下安娜三步并两步走上前去喊妈。安娜在王贵爸的寒暄中进屋,无论是王贵娘家的水,还是饭,安娜都看的恶心的难以下咽,吃晚饭洗碗的时候看到王贵二妹妹洗碗只用布擦,不用水洗,安娜更是愕然。到了晚上睡觉的时间,面对破烂的床垫和棉絮,安娜只能穿衣而寝。第二天安娜提议要给王贵娘家搞卫生,更是被王贵娘否定,安娜无语,只能起身走到屋外。幸好王贵也走出来,提议去梨园,安娜终于神情一振,难得的露出了笑容。只是当真的到了梨园后,一人高的梨树,光秃秃的树桠和农民沤肥时冲的人睁不开眼的臭味,还是让安娜赶紧逃离梨园。回到王贵娘家的安娜,由于跟王贵娘家生活习惯上的巨大差异,使得王贵娘对她有了不满,安娜一了好多天不吃不喝,像个雕塑那样站在山头眺望家的方向。晚上王贵提议早日回城,安娜激动的掉下了眼泪。回到城的王贵对安娜百般呵护,
王贵与安娜 第6集
安娜与王贵因为工作的繁忙,尚且还小的安安又需要人照料,两人便琢磨着如何才能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最后两人决定,让王贵娘进城来照顾安安。出来城市的王贵娘内心充满着好奇与自豪。安娜又是给婆婆换衣服又是给婆婆剪头发。王贵娘边剪着头发边看着一边的安安与王贵幸福的玩着,一家人其乐融融。晚上,第一次见到电灯的王贵娘更是对拉绳开关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安娜耐心的教着她如何使用。王贵娘毕竟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对城市生活不适应,更不了解,所以在生活习惯上的与城市的不协调渐渐地体现出来。有邻居来跟安娜反映王贵娘上公共水房不锁门。当安娜了解王贵娘是担心掉进厕所没人救才不敢关门后,便一家一家的去打招呼,希望大家谅解。王贵娘的卫生习惯让安娜难以接受,两人渐渐开始起了矛盾,只是在王贵的协调下,还不至于爆发。只是王贵娘往喝干的鸡汤里加水,这一时间让安娜非常恼火,在安娜看来,不是鸡汤的问题,
王贵与安娜 第7集
安娜妈坚决反对安娜离婚,反而说安娜的不是,处处为王贵开解。而另一边王贵在家精神不振,安安也哭着要找妈妈,只有王贵娘在一边委曲,说着安娜的不是,王贵不停的为安娜向自己的母亲辩解,安娜在自己娘对女儿的思念再加上气还未消,上了火。由于对女儿的思念十分巨大,安娜希望自己妈妈去帮她把女儿偷出来,遭到安娜妈的拒绝,不过安娜妈答应去看看外甥女的近况。到了王贵家的安娜妈与亲家母进行了一番谈话,大概意思就是希望王贵娘能暂时回乡下,可以缓解王贵与安娜的矛盾。安娜妈走回,王贵又在家发愣,经过深思熟虑,王贵还是说出来希望娘先回乡下,王贵娘面对儿子与亲家母同时都要赶自己走,伤心的拿起行囊就要往家走,带着不舍,王贵送走了自己的娘。刚把娘送走,王贵就立即赶到安娜妈家,在安娜妈的协调下进行了自我道歉并希望把安娜带回家,安娜与王贵紧张的关系终于得到缓解,又恢复了平静的生活。回到家的安娜便开始大搞卫生,
王贵与安娜 第8集
安娜知道自己让王贵逼走王贵娘的事情王贵一直还没消气。安娜开始逗王贵,逗到最后,安娜终于说出了重点,她决定每个月给王贵娘家多寄5块钱。时间一天一天的过,转眼,四人帮也被粉碎了,王贵与安娜所住的筒子楼门口挂上了粉碎四人帮的标语。安娜下班回家,王贵正在备课,刚进门安娜就开始抱怨筒子楼的隔音效果太差,想要搬家,王贵立马想起了有人分了新房子,就把事情的原由跟安娜说了一遍,原来别人家分到新房子是因为家里人口太多,不方便住。看安娜那么想要分新房子,就跟安娜说了想要再生一个孩子的决定。安娜虽然犹豫,但是在王贵左哄又骗下,终于答应好好想想。晚饭桌上,安娜与王贵决定晚上去安娜妈家接安安,同时告诉王贵决定再生一个孩子。只是两人担心再多一个孩子安娜妈是否照顾的过来。到是安娜妈态度很坚决,一句“只要你们能生,我就能带”让安娜高兴的笑了。不过安娜妈还是支持计划生育政策的,同时对于自己能够赶上新社会觉得非常幸福。
王贵与安娜 第9集
安娜觉得在家没有能容纳自己看书的地方,拿着书走到水房,噪杂的环境还是无法看书,无奈之下,安娜只能选择走到门口路灯下看书。看着安娜这样,王贵心疼的出门把安娜劝回家看书。一边安娜执意要考大学,一边王贵极力反对,无奈之下,王贵只能找到自己的表叔周科长,而此时的周科长已经坐上了厂里副厂长的位置,周副厂长一天这消息,马上告知长里不准让安娜动档案。安娜来到厂里要求调档案时屡屡受挫,安娜带着无尽忧伤,独自走下公园小径,思绪万千。王贵在街上焦急的寻找着安娜,好不容易找到已经体力不支的安娜,王贵立刻把安娜接回家。第二天醒来,王贵发现安娜已不知去向。安娜只身一人来到医院,想要把孩子拿掉,就算医生反对,安娜依然坚定,一个正在搞卫生的大妈看见在医院走廊等待手术的安娜,主动上去劝慰安娜,又听见医院那些打完孩子痛苦后悔的哭声,安娜瞬间打消了打孩子的念头,径直往医院门口走去。此时王贵已经带着安安在医院门口等待安娜了,
王贵与安娜 第10集
王贵和安娜哄着安安去幼儿园,本以为安安会兴高采烈,没想到安安却显的很无所谓。王贵送安安去幼儿园,没想到安安死活要跟着王贵回家,看着安安不停的苦恼不愿在幼儿园多呆,王贵心疼的不知该走还是该留,最后在老师的趋赶下,王贵只有忍痛离开。王贵心急的赶着铃声走进课堂,甚至省略了课间休息,想早点上完课去接女儿。来到幼儿园看到别的小孩子都一起玩,只有安安一个人孤独的站在一边,又被老师告知安安尿湿了裤子没有的换,王贵更加心疼。回到家王贵便不多见的训斥起了安娜,责怪安娜都不知道给安安多准备条换的裤子。安娜也不示弱的反驳王贵说大家本来都是没经验的。接着的日子都是王贵送着安安,心疼女儿的王贵见人便问其他人的孩子是否在上幼儿园的时候也这样哭。搞的很多人见到王贵就避开,生怕王贵不停的问类似的问题。另一边刘波离了婚,也考上了北大。深夜,安娜突然感觉到二多子发烧,王贵一家立刻紧张起来,王贵载着一家人就往医院跑。
王贵与安娜 第11集
傍晚回到家的王贵把最近学校爆发脑炎一事告诉安娜,言辞中透露出不想让安安再去幼儿园,遭到安娜坚决的反对,两人为此事又展开一番激烈的争吵,正在争吵间,安娜妈来了,安娜妈听见两人争吵,近来就训斥了两人一顿。给王贵一家送来吃的,安娜妈就回家了。安娜依然在生王贵的气,王贵上前哄安娜开心,安娜非要王贵写保证书,王贵不情愿,安娜就以离婚威胁,王贵只好服从。监督着王贵写完保证书,安娜的火气也消了一大半,然后招呼孩子们吃饭。两人又像往常一样温馨。晚上两人幸福的在灯下聊天,安娜心疼王贵,王贵哄着安娜。好景不长,王贵下班回家,安娜正在翻在存折,当得知安娜是想用存折里的钱给好友蒜头结婚送礼时,王贵只有坦白,告诉了安娜因为老家来信说父亲生病,偷偷把钱给寄了回去。安娜又气又委曲,爆发出了心里的怒气,王贵知道理亏,闷声不响坐在那里任凭安娜发火,安娜越想越伤心,越说火越大,王贵只能在一旁低声下气的哄着安娜。
王贵与安娜 第12集
安娜头靠在王贵肩上,无精打采的来到医院。医生对安娜进行了化验,在等待化验结果的时间,安娜让王贵先回家照顾孩子。拿到化验结果,安娜听护士说自己白血球不正常,立刻联想到白血病,而此时医生也已经下班,只能等待第二天才能知道真正结果的安娜,无助又痛苦,此时的安拿已经认定自己得了白血病,一路哭着回家,回到家的安娜又强忍伤心,在孩子面前装作若无其事,只是对孩子变的异常的温柔,只是王贵竟然没有发现安娜的异常。晚上当孩子们都睡着后安娜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内心的苦楚,告诉王贵自己得了白血病。王贵一边忍着伤心,一边安慰着安娜,并坚定的告诉安娜,一定要将安娜的病治好。第二天王贵陪安娜到医院给医生看化验报告单,开始还沉浸在恐惧中的夫妻俩,因为医生的一句“根本不是白血病”兴奋的仿佛拣到巨宝。回到家的安娜又恢复了以往的神气活现。此时,邻居吴阿姨又通知王贵房管科找王贵有事。王贵与安娜终于分到了新房子,
王贵与安娜 第13集
安娜下班回家看见王贵无精打采的在家,本来收拾好的准备出国的行李不见了,看王贵情绪如此低落,安娜以为王贵是即将离开舍不得家人,没想到真正的原因是王贵没有拿到援外的名额,还抖出了送礼给分管主任的事情。安娜说不出是高兴还是生气,还假装懊悔与同情的安慰着王贵。而王贵依旧沉浸在失去名额的失落中。因为过度伤心,一觉醒来,竟病了,安娜送王贵去医院,还哄着喂王贵吃饭,王贵沉浸在幸福中,身体也渐渐好了。王贵再次告诉安娜有好消息,经过上次送礼失败,安娜已经害怕王贵再提起所谓的好消息,怕王贵说一次好消息,家里就损失一笔钱。但是当王贵说出是申请到了晚上多带一些公共课时,安娜流露出恋爱之情。王贵的课越来越多,一心想要为家里多赚点钱的王贵不知疲倦的接课。偶然间,安娜发现自己家的阳台上多了一个鸟窝。以后的日子里,照顾这两只小鸟就成了安娜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安娜的带领下,二多子也加入了这一行列。下午刚下课,系主任就将新来的老师肖桂芳介绍给了王贵,
王贵与安娜 第14集
王贵给肖桂芳烧完水,送到寝室门口就回家了,肖桂芳开门看到两壶热水以及王贵远去的背影,心里一阵温暖。安娜和二多子依然每天为着那两只鸟忙碌着,又是抓虫,又是喂虫。王贵在学校看到肖桂芳一个人坐着发呆,一问才知道肖桂芳的父亲得了重病,却又拿不出医药费,王贵帮助肖桂芳来到工会借钱,肖桂芳感激万分。王贵越来越在意自己的形象,照镜子的时间越来越多。由于知道肖桂芳的生活压力很大,王贵把本来自己代的课分给了肖桂芳一部分,并每天载着肖桂芳一起去上课,然后下课把肖桂芳顺路载回家。肖桂芳因为感激王贵,所以买了一些小礼物想给王贵的孩子,却被王贵拒绝,让肖桂芳去换一些自己需要的生活用品。王贵在学校接到电报,立刻陷入了悲痛。安娜此时已经得知家里那两只小鸟原来是乌鸦,想要把鸟窝给捣了,王贵及时阻拦。王贵决定去乡下把父亲和弟弟接进城里,让父亲到城里的大医院接受检查治疗。当王贵父亲在大医院复查完后,王贵被医生告知自己的父亲时日无长,
王贵与安娜 第15集
王贵的弟弟在王贵家仍然保持着在家一样的生活习惯,整天抽烟,随地扔烟蒂,搞的安娜十分的心烦。王贵弟弟还对略带嘲笑的跟王贵说王贵如此听安娜的话,王贵却不已为然,还很自豪的炫耀自己是娶了一个城里媳妇。到了深夜,王贵与安娜开始聊起了王贵父亲,两人决定好好的照顾王贵父亲,让王贵父亲开心的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不过王贵同时又要请安娜帮忙,要安娜托人帮自己弟弟找一份工作。安娜对于王贵提出这样的请求抱怨到自己是嫁给了王贵老家的整个村。安娜与两孩子正在吃早饭,安安突然问安娜什么叫肺癌晚期,安娜告戒孩子们不许在爷爷面前说起肺癌晚期,正巧王贵带着父亲和弟弟逛完回家,爷爷问着两孩子聊着什么,不懂事的二多子脱口而出说安娜不允许自己在爷爷面前说起肺癌晚期。这一说,着实让王贵与安娜一阵紧张。幸好王贵父亲似乎并为听到。王贵父亲带着二多子钓虾,带还孩子跟父亲去游乐场玩。一家人似乎其乐融融,另一边,安娜已经帮王贵弟弟找到了一份工作。
王贵与安娜 第16集
王贵一家开始研究煤气如何使用,为了保证安全,王贵让安娜带着孩子先躲到楼下,自己一个人开始琢磨,一直到满头大汗,终于点燃了煤气,王贵像打赢一场胜仗一样把老婆孩子叫上楼,全家一片欢呼,不过王贵还是担心安全问题,所以告戒安娜,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谁也不准用煤气。肖桂芳在图书馆帮王贵找资料,并约好让王贵去取,可是王贵忘记了时间,当想起时,已经迟到,就立即赶去图书馆。实在的肖桂芳还在等待,王贵非常不好意思,为了感谢肖桂芳,王贵请肖桂芳去了小卖部吃馄饨。安娜偶然发现二多子对电视里放的《天鹅湖》非常感兴趣,就认为自己的儿子有艺术天赋,没想到二多子真正感兴趣的问题是芭蕾舞女演员裙子下面是否穿底裤,搞的全家哄堂大笑。调皮的二多子竟然一个人跑去大马路玩,还好王贵的同事看见,及时告诉王贵,王贵立即赶去把二多子带回家。为了让二多子长记性,王贵与安娜无奈之下只能采取打二多子的手段。虽然心疼,但是看到二多子打一次能乖一次,
王贵与安娜 第17集
安娜走之前,对家里百般不舍,把所有能想到都安排好,并交代了家里的每一个人当自己回来时必须保持原样。一家人送走安娜回到家王贵给孩子们开会,王贵要孩子们争取在安娜回家时给安娜一个惊喜,让安娜知道没有她在家,大家一样活的很好。晚上王贵依然每天载着肖桂芳去上课,下课也依旧把肖桂芳送到家,只是两人在路上的时间越来越长,聊的话题也越来越多。王贵晚上回到家,原以为孩子们都睡着了,没想到家里热火朝天,灯火通明。安安正一本正经的强迫弟弟吃饭,王贵一看到锅里的面吓一大跳,当王贵知道安安是用煤气烧的面后更是害怕。接着当王贵知道安安已经逼着二多子吃了差不多一斤面后又急又气的王贵竟然开口骂了安安,委曲的安安一个人到房间哭,心疼姐姐的二多子开始安慰姐姐,王贵也意识到自己对安安太凶,跟安安道了歉。安娜走后,安安的头发没人梳了,安安苦恼的顶着乱发去学校上课,甚至上课都没有心思。晚上回到家的王贵从儿子嘴里知道,
王贵与安娜 第18集
王贵送肖桂芳回家,他的手第一次被老婆以外的女人意味深长的拉着,这轻轻的一摇,就摇出了王贵心中的小波浪。王贵悄无声息的回家,却发现安娜正站在门后,安娜最近总是疑神疑鬼,她能嗅出王贵的不对劲。周日,安娜与孩子们在家等着王贵回家吃午饭,而望归却与肖桂芳在小吃部吃饭,回到家的王贵面对安娜怀疑百般抵赖,就是不肯承认在外面与别的女人约会。但是纸包不住火,安娜在给王贵洗衣服的时候意外发现王贵放在衣服口袋里的发票,正是那天与肖桂芳一起吃午餐时的发票。王贵一回家,安娜便把发票拍在望归面前,面对这样的证据,王贵死咬三个字“不知道”。晚上王贵照样去上课,老邻居吴大姐来看望安娜,在吴大姐的提醒下,安娜才意识到以前被称作臭老九的王贵,现在俨然在别人眼里已经成为了宝贝。王贵的活动依然排的满满的,周日来到学校排练合唱,安娜则带着孩子们出去玩。出门前孩子给王贵留下纸条约好时间地点让王贵来接,可是冲忙的王贵却看错了地点,
王贵与安娜 第19集
王贵夹着二多子回家,进门就开始打二多子,还在病床上的安娜以为王贵是拿孩子出气才打孩子,出来就骂王贵是有了相好就对孩子只知道打骂,当王贵把为什么打二多子的原因告诉安娜后,安娜转身就给了二多子一个耳光,原来二多子去了泥塘,人都一半陷入泥塘里了,要是王贵晚到一步,二多子可能就连命都没了。安娜哭着打二多子,二多紫大哭,突然冒出一句“妈妈病了,我想去抓小龙虾,吃了龙虾妈妈的病就好了”。这一来,安娜感动的惊在一边,王贵也听着不忍。一家人抱在一起。晚上王贵去上课。安娜安顿好孩子们也出了门。下课后王贵与肖桂芳手牵手慢慢走着回家,安娜则躲在一根路灯灯柱后。安娜的突然出现,让王贵猛的甩开肖桂芳的手,无地自容的肖桂芳赶紧逃走,安娜也管自己走,王贵左右为难,但还是追着安娜回家了。之后的日子,安娜与王贵在家都不说话,两人陷入了完全的冷战。在工作中,安娜又被告知无法转正。王贵为了挽回这个家的幸福,
王贵与安娜 第20集
一家人的气氛变的和谐,晚饭时,安安却抱怨每天吃的都是一样的蛋,并讲出了一大堆关于坏蛋的理论,让王贵与安娜大为吃惊。晚上,安娜也提出了要王贵想办法改善伙食。经过上一次被安娜抓到与肖桂芳的亲密举动,王贵下定决心要与肖桂芳拉开距离,在学校碰到肖桂芳便躲的远远的,只留下肖桂芳一个人惆怅。肖桂芳拿到了系里去英国进修的名额,学校组织开欢送会,酒席上,王贵可以避着肖桂芳,肖桂芳却不断留意着王贵。酒席快散时,王贵突然想到要找厨师,因为他想学蟹黄蛋的做法。倒是肖桂芳,主动端起酒杯向王贵敬酒。并提出希望酒席散去后让王贵送送自己。酒席散去,王贵送肖桂芳来到宿舍楼下,短暂的告别之后,肖桂芳提出让王贵上楼去坐坐,王贵婉拒了肖桂芳,依然转身回家。肖桂芳走了,王贵家的亲戚带着要卖的梨来了。安娜为了早点帮王贵的亲戚把梨卖掉好打发走,又开始了到处找关系。
王贵与安娜 第21集
从此,这段时间安娜主要的任务就成了找各种关系推销梨子,而每年帮安娜家处理梨子也成了安娜厂长的任务。终于,推销梨的任务完成了,送走了乡下的亲戚,却迎来了各种抱怨,大家纷纷向安娜抱怨今年的梨不如往年的好。而安娜家里也因为过多的梨不知道怎么处理而发愁。刚把卖梨的亲戚送走,这边王贵家又来了一个妹妹要安娜帮忙找工作。好在王贵的这个妹妹不像来推销梨的弟弟那样邋遢,到是很勤快,帮着王贵家做各种家务。很快就要过年了,王贵的妹妹妮子提议带孩子们去乡下过年,顺便看看奶奶,二多子很是兴奋,但安安却百般不情愿,但是在安娜与妮子的劝说下,还是勉强答应了。来到乡下,二多子过的很开心,奶奶非常的喜欢,但是安安却并不开心,完全适应不了乡下的环境,奶奶也并不太喜欢安安。另一边,安娜开始了对孩子的思念,王贵看出了安娜的心思,便与安娜商量去把孩子接回家,第二天两人就来到乡下,把孩子接回了家。
王贵与安娜 第22集
时间飞逝,安安与二多子都长大了一些,王贵家也装了电话。蒜头打来电话找安娜,并告诉安娜刘波回来了,安娜心头一紧,却故作平静,但还是记下了刘波的电话。挂下了蒜头的电话,便打去刘波家。只是刘波不在,安娜便留下了自己的号码。晚上,刘波打来电话,两人约定组织一次同学聚会。安娜联系着以前的那些同学,没有电话号码的还一家一家去找。为了准备这一次同学聚会,安娜还带着王贵和孩子去商场买衣服,想要风风光光的与老同学见面。同学见面,分外亲热,久违的感情又点燃,个个拥抱握手。刘波是迟到的一个,一到便自罚三杯。安娜见到刘波还是有些尴尬与羞涩,但是在同学的起哄下,两人还是来了个大拥抱。酒席间“不提了不提了”成为了这次聚会中使用频率最高的词,基本概括了大家20年的不如意。不提了就成了失意的代名词。聚会散去,刘波提出送安娜回家,安娜也欣然答应,一路两人回忆着过往的生活。经过同学聚会,刘波抽空去安娜家看望安娜,
王贵与安娜 第23集
刘波帮安娜冲了热水袋,又帮安娜热好牛奶。然后又来到厨房,拿了一个自己带来橙子,用手揉熟了以后削开,插上吸管,让安娜吸,安娜感动,却不知道说什么。中午,刘波已走,王贵回家,王贵进门看到香蕉拿起就吃,刚享受完刘波的关心后的安娜,对王贵只顾自己吃东西的习惯有了小小的抱怨,王贵依然嬉笑着逗安娜,安娜被王贵逗笑了。安娜与安安打赌亭亭玉立的亭亭怎么写,结果安娜输了,安安要安娜星期天带自己和弟弟去逍遥津公园玩。安娜开始耍赖,安安不开心的抱怨大人说话不算数。刘波再次来到安娜家看望安娜,还帮安安补课,当得知安安因为妈妈打赌输了还不肯带自己去逍遥津的时候,刘波热切的提出星期天一起去,安娜竟也心动。下午安娜送刘波下楼,两人在校门口遇上了刚回家的王贵,王贵以主人的身份邀请刘波有空去自己家吃饭,不甘示弱的刘波则坚持应该自己请王贵一家吃饭。安娜夹在中间有些尴尬。安安,二多子,安娜当然还有刘波,
王贵与安娜 第24集
在公园,刘波支开二多子与安安,与安娜两人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两人在路上边走边谈,只是淘气的二多子总是让安娜分心,刘波有些失望。更让刘波头疼的还在后面,吵着要划船的二多子,在刘波买完票上床后,不停的捣乱,不停的摇着船,害的两个船桨都掉进了湖里,安娜与刘波兴致全无。只能草草结束一天的游玩。当然,晚上刘波还是带着安娜和孩子们去吃了牛排。又一个周日,王贵与安娜带着孩子来到安娜妈家,王贵忙前忙后,又出门帮安娜妈去买米,王贵一走,安娜试探性的跟安娜说假如给她换个女婿,安娜妈是否愿意,安娜妈坚决否定。午饭时,安娜看着王贵与一家人其乐融融,安娜想,如果孩子的爸爸是刘波,是否也会这样和谐。安娜看着王贵与自己家人那么融洽,心情竟有些复杂。另一边,刘波却总是做着一些意识流的梦,梦里刘波一直寻找安娜,终于发现了安娜的身影,但是跑过去,安娜又不见了。
王贵与安娜 第25集
刘波又来找安娜这一次刘波终于切入了主题告诉安娜想带安娜走并要安娜跟王贵谈与王贵离婚约定周四再来看安娜刘波走后留下安娜蜷缩成问号一样的身影在沙发上呆坐无助的安娜找到了当年的班主任杨老师希望从杨老师口中得到一些启示而杨老师并没有给安娜一些直接的答案只是让安娜想想安娜卡列尼娜想想什么是爱告诉安娜只要想明白了就知道怎么做了周四刘波来到安娜家张口就问安娜跟王贵提里没有而安娜却尽量在回避这个问题还拿出了自己孩子的照片一张一张的翻一张一张的讲刘波的话开始少了他的眼角流露出一丝无言的哀伤他有了不好的预感刘波组织了安娜继续往下讲拿出了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告诉安娜这就是他的二十年安娜最后终于告诉刘波自己不能跟刘波走刘波痛苦的接受了这样的结果哭着离开了安娜家安娜一样痛苦痛哭不止突然钟声响起安娜自言自语到了做做饭的时间便开始做饭中午二多子回家安安又回来安娜又进入了一个母亲的角色一面告诉二多子很快就能吃饭一面又责怪安安考试成绩不好周日安娜破天荒的给一家人包饺子一家人幸福的吃着饺子另一边刘波却孤独的走进了登机口深夜安娜讨着要王贵说“我爱你”而王贵却一直说不出口一直到现在安娜都没有从王贵嘴里讨到一句完整的我爱你转眼都已经到了1998年王贵收到了肖桂芳的来信安娜非说王贵是肖桂芳的老情人但是王贵却咬死是老领导安安也带着男友准备回家吃饭
王贵与安娜 第26集
安安带着男友来到家里,对国诚照顾有加,安安与王贵看着出奇,也了解到国诚的父亲是一个局长,让王贵与安娜更是紧张。晚饭上,王贵安娜与国诚谈到工作的问题,谈到与安安将来的问题,国诚一句“我们还没想到那么远”更是让安娜担心加不悦了。晚饭过后,安安执意要送国诚,任凭安娜如何反对,安安都坚持要送。送完国诚的安安回到家,安娜便开始与安安谈论国诚的问题,当然是觉得国诚与安安不适合,认为安安爱国诚多过国诚爱安安。安安极力反驳安娜的思想,并坚持要与国诚在一起。安娜伤心万分,王贵只能劝解安娜。在安安的坚持下,国诚与安安终于结婚了。一直到了2008年,安安与国诚出现了巨大的矛盾,伤心的安安回到了娘家,王贵与安娜看着女儿如此伤心,都想探探安安的想法。
王贵与安娜 第27集
安安告诉安娜自己想与国诚离婚,更是怀疑两人出了什么事。另一边都过了一个礼拜,国诚都没有上门来找安安。王贵与安娜开始怀疑是不是国诚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安娜便决定跟踪一次国诚。王贵与安娜来到国诚单位楼下,当过程一出现,两人立即打车跟踪国诚,发现国诚到家。又在门口蹲守。国诚在家接到客户苏惠的电话,约国诚见面,过程换了便装就出门。安娜与王贵继续跟踪来到了咖啡厅。只见国诚与苏惠聊的热乎,安娜开始面色凝重,王贵则示意安娜沉住气。临走,苏惠把一条自己老公不要穿的内裤给了国诚。王贵与安娜继续跟踪国诚到国诚家门口,见没有什么不对劲的情况,王贵便把国诚叫出了门,跟安娜一起把国诚拉回了自己家,一家人坐在一起,王贵与安娜希望搞清楚小俩口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王贵让安娜和安安先进房间,自己则要与国诚在客厅好好谈谈。安娜与安安则在房间里偷听王贵与国诚的对话。
王贵与安娜 第28集
在王贵幽默而又有理的劝解下,国诚与安安被逗笑了,两人又恢复了亲密。安安撒娇要惩罚国诚陪自己在父母家住一段时间,国诚欣赏答应。周末,安安准备给国诚洗西服,却从国诚的口袋中搜到了一条内裤,安安问国诚裤子的来路,国诚坚持扯开话题,安安不依不饶,国诚最后只好承认是苏惠所赠。安安大发雷霆,幸好安娜及时站出来替国诚澄清,国诚面对安娜的澄清,说不出是喜悦还是无奈。又是因为王贵与安娜的撮合,两人又一次把紧张的气氛缓解。另一边,二多子带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孩子回家,二多子还跪在地上给这个女孩子脱鞋子,安娜愕然。一家人看着二多子带着如此一个女子回家,都感到无法接受。安安生日,王贵与安娜在酒店定了包厢给女儿过生日,只是国诚因为工作上太忙,没能赶上,安安就将菜打包回家,准备了烛光晚餐想与国诚共度。
王贵与安娜 第29集
安安换上盛装等待国诚回家。国诚踏进家门,看着如此打扮的安安,有些惊奇,可是却告知安安已经陪客户吃过晚饭了。在理包的时候,让安安看见了指甲油,安安欣喜,以为是国诚为自己准备的生日礼物,一问才知,是国诚给苏惠买的,只是作为上次苏惠送内裤的回礼。安安失望致极。安安一直等着国诚那句“生日快乐”。可是一直到过了12点,国诚依旧没有开口说出这句话,委曲的安安哭了起来,国诚仍然不知安安为什么哭,关切的问着安安,一问才知,自己犯了大错,竟然把安安的生日给忘记了。这时的国诚使出十八般武艺哄安安开心,可是极度委曲的安安却怎么也听不进。第二天国诚买了礼物想要补偿安安,到了安安单位却找不到安安。此时的安安正与二多子和同事北宋一起吃饭。找不到安安的国诚约出苏惠,告诉苏惠自己把安安的生日忘记了,两人便围绕这一话题展开了谈话。最后国诚终于打通安安的电话,把安安从王贵家接走,安安看到了国诚补上的礼物,
王贵与安娜 第30集
国诚约出苏惠告诉苏惠自己怀疑安安在外面有了别的男人苏惠不知如何安慰回到家的国诚看着安安在练愈加便自己回到房间黑暗中的国诚竟然流下了一滴眼泪晚上国诚与安安正在睡梦中国诚的手机突然想起短信声安安偷偷把国诚的手机拿到洗手间一看内容竟然是“走了不舍你多保重”而国诚也有回信“会一直想念你保持联系”气急败坏的安安跑回卧室就非常粗鲁的把国诚推醒因为这些暧昧的短信安安与国诚大吵而觉得冤枉的国诚怎么解释安安都听不进去国诚只好打电话给苏惠求证明但是因为已经上了飞机苏惠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安安在与国诚的拉扯中手受了伤国诚的背和手一样伤的不轻安安夺门而出哭着来到父母家王贵与安娜看到安安这样又着急又心疼而安安又不愿意把事情的原委告诉父母王贵与安娜只能打电话找国诚只是国诚一路去追安安手机没带大马路上国诚一个人四处找着安安安安则躺在床上流下委曲的泪水
王贵与安娜 第31集
王贵给国诚打去电话,希望国诚暂时不要去看安安,希望等安安心平气和的时候再谈问题。白天安娜给安安检查伤口,看到安安伤的严重,安娜以为是国诚打了安安,万般心痛。安娜正与安安聊着,二多子又带着打扮妖艳的女友莎莎回来了,看着二多子回家,原本就打算出门的安安立刻与安娜告别,并告诉安娜晚饭也不回家吃了。安安刚一走,安娜便把二多子拉到一边,问二多子什么时候与莎莎分手,没想到的是二多子却告诉安娜自己不光没打算跟莎莎分手,莎莎还有了自己的孩子,安娜气的只有服用速效救心丸。安安一个人在江边逛,同事北宋来电话慰问,并邀请安安吃晚饭,安安开始想拒绝,但是耐不过北宋的坚持,只好答应。晚上国诚来到王贵家,安娜告诉国诚安安心情不好出去走走。安娜劝国诚以后两夫妻吵架不能动手,顿感愿望的国诚告诉安娜自己并没有动手,相反自己身上有多处被安安抓开的伤。还告诉安娜自己觉得这一架吵的值,因为通过这一架让国诚发现自己有多舍不得安安。
王贵与安娜 第32集
转眼到了2008年,王贵与安娜开始筹备二多子婚礼。这时王贵接到电话被通知第二天要体检。第二天,王贵来到医院体检医生对王贵说着什么王贵身体可能出了一些问题。回到家王贵因为二多子大喜之日将近,也没敢把自己身体情况老实交代安娜。问起时就告诉安娜一切正常,王贵又选了时间去另一家大医院进行复诊。复诊结果,王贵身体真有了一些问题,王贵心事重重骑车回家。终于到了与莎莎家父母见面日子了。以前一直以妖艳形象出现安娜面前莎莎,这次竟然非常文静出现在安娜面前,安娜都认不出莎莎了。双方家长谈话间,莎莎亲妈告诉安娜,莎莎总对自己说安娜对莎莎非常好,甚至比亲生母亲都要好。安娜想起自己曾经总劝二多子与莎莎分手,还总使脸色给莎莎看,感到异常羞愧。莎莎父母又纷纷拿出大手笔嫁妆让安娜不知如何好,王贵因为没有去过如此高档咖啡厅几次出丑,二多子认为王贵土给自己丢了脸,脸色相当不好。好在安娜解围,大家又依然有说有笑。
评论加载中...

TV123及时收录最新电影、电视剧,vip电影、电视剧、视频节目更快更全。网上看视频,从TV123开始。

蜀ICP备17022791号-1 联系我们 feifeicms 3.4.170812 rss baidu google 360